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wǎng)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信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博

  • 時(shí)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wǎng)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dòng)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lián)通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yè) >最新動(dòng)態(tài)

行者無(wú)疆——記孟憲強和他筆下的馬

2023

/ 09/27
來(lái)源:

作者:

手機查看

  行天莫如龍 行地莫如馬

  馬,與人類(lèi)的歷史及共生息息相關(guān),自古以來(lái)就是人類(lèi)的朋友。馬寓意著(zhù)激情、忠誠、優(yōu)雅而靈動(dòng),象征著(zhù)勇敢、熱情、瀟灑和成功。

  龍馬精神就是中華民族崇尚的自強不息、奮斗不止、向上進(jìn)取的民族精神。馬又是對人的能力、智慧、品行、才干的象征,古時(shí)候人們經(jīng)常用“千里馬”形容有杰出才華的人。

  馬,在人們的心目中逐漸成為一種圖騰,廣受民眾之敬仰。所以,在我國美術(shù)史上畫(huà)馬名家輩出,如唐宋時(shí)期的韓幹、曹霸、李公麟,元代有趙子昂,清代有來(lái)華的意大利人郎士寧,近現代則出現了繪畫(huà)大師徐悲鴻。當代,關(guān)于馬的畫(huà)作及畫(huà)家,更是層出不窮……

  孟憲強,生在1966年的濟南大明湖畔。屬馬,自幼喜歡馬,尤鐘愛(ài)畫(huà)馬。

  小時(shí)候,除了去動(dòng)物園,在他生活的周?chē)鷰缀跻?jiàn)不到真馬,偶爾遇有農村進(jìn)城的馬車(chē),就一直跟著(zhù)看,簡(jiǎn)直要跟到將馬送出城!見(jiàn)到有關(guān)馬的美術(shù)作品,如徐悲鴻、尹瘦石的畫(huà)作,當然是如獲至寶。在學(xué)齡前,孟憲強就將徐悲鴻的《八駿圖》《大奔馬》,以及尹瘦石的《雙馬》等畫(huà)作悉數反復臨摹,那時(shí)候用碳鉛筆,水墨還掌握不了,但通過(guò)對大師畫(huà)作的臨摹,算作對畫(huà)馬的初步涉獵。

  一代大師李可染先生自稱(chēng)“廢畫(huà)三千”,意思是說(shuō)自己學(xué)習繪畫(huà)非常勤奮,練過(guò)的廢紙都成千上萬(wàn)。近三十年來(lái),孟憲強單就畫(huà)馬及書(shū)法,可謂墨池常潤、筆耕不綴,手頭殘存畫(huà)馬的速、慢寫(xiě)就不下一千張。通過(guò)扎實(shí)而大量的寫(xiě)生,使他對馬的各種動(dòng)作姿態(tài)了然于胸,畫(huà)出的馬兒自然生動(dòng)、傳神。他畫(huà)的馬頗顯風(fēng)骨:頸部或采用逆峰用筆,胸部線(xiàn)條以中鋒行筆、圓轉流動(dòng);頭部及馬蹄細致勾勒,分別表現出馬的神態(tài)、激情與力量;風(fēng)卷殘云般地大筆揮毫,鋪就出馬鬃跟馬尾,呈現出馬的靈動(dòng)跟氣勢。

  為有源頭活水來(lái)

  唐代畫(huà)馬圣手韓幹與近代畫(huà)馬大師徐悲鴻均強調:“要以真馬為師”。

  正是遵循這一信條,在讀大專(zhuān)時(shí),孟憲強只身來(lái)到駐扎在東營(yíng)的原濟南軍區軍馬場(chǎng)進(jìn)行寫(xiě)生。那是個(gè)草長(cháng)鶯飛的季節,脫去冬裝的他一路疾馳,走進(jìn)馬廄時(shí)已進(jìn)入暮色,但透過(guò)暗淡的燈光,當駿馬那矯健而靈動(dòng)的雄姿展現在他眼前時(shí),瞬間強烈地震撼了他!牢牢地牽動(dòng)了他!

  這是第一次實(shí)地接觸到當時(shí)國內大量最優(yōu)質(zhì)的駿馬,他在馬廄旁一呆就是二十多天,日添草晝加料,身背畫(huà)夾與它們朝夕相處,細心觀(guān)察馬的結構、神態(tài)跟習性……朝出暮歸,由畫(huà)馬到牧馬再到馭馬,完成了初次無(wú)間隙實(shí)物寫(xiě)生,無(wú)疑也學(xué)會(huì )了策馬馳騁。

  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各類(lèi)正規馬場(chǎng)幾乎在國內遍地開(kāi)花。目前,孟憲強早已暢游遍了本地各大馬場(chǎng),與各地的馬場(chǎng)主、教練及其所在駿馬幾乎都成為了朋友,每次去寫(xiě)生都有到了家的感覺(jué)。偶有閑暇,即帶上畫(huà)夾、驅車(chē)奔赴心儀的馬場(chǎng),細心觀(guān)察它們的奔跑、嘶鳴、騰跳,隨時(shí)捕捉它們的駐足、回眸、戲鬧……中午休息過(guò)后醒來(lái),又是開(kāi)欄放馬、喂馬、同時(shí)觀(guān)察馬、信手畫(huà)馬、偶爾騎上兩圈……日暮,與馬惜別,打道回府!

  俗話(huà)說(shuō):畫(huà)龍畫(huà)虎難畫(huà)骨。意思是說(shuō):對事物要想知其然,就要知其所以然。要想真正畫(huà)好馬,就必須要對馬有全方位的了解。雖然能夠近距離甚至無(wú)間隔地觀(guān)察真馬,但為了正確描述馬的結構形態(tài)、位置以及它們間的相互關(guān)系,就必須對于馬的解剖要有最基本的掌握。

  為了解馬的肌肉解剖,他于2011與2012年間,兩次奔赴濰坊牧校進(jìn)行實(shí)地觀(guān)摩與學(xué)習。為掌握馬的骨骼架構,2014年前后,共三次到山東農業(yè)大學(xué)實(shí)地寫(xiě)生,每次三五天,去了在馬的骨架標本前一呆就是一整天,用自己的肉眼、親自全方位觀(guān)察馬體各部分形態(tài)、結構、位置、毗鄰與功能關(guān)系、并一一動(dòng)手寫(xiě)生記錄下來(lái),基本對馬的骨骼結構了然于胸。通過(guò)上述實(shí)地對“藝術(shù)解剖學(xué)”的自我修造,他能夠做到根據馬的某一個(gè)視點(diǎn)角度,迅速在腦海中形成不同視點(diǎn)、不同維度的全方位形象概念,形成其各器官和結構在運動(dòng)中的呼應關(guān)系,為進(jìn)一步畫(huà)好馬夯實(shí)了基礎。

  子非魚(yú)焉知魚(yú)之樂(lè )

  孟憲強經(jīng)常被朋友問(wèn)道:“為何單好畫(huà)馬?”

  他回答:“世間美的東西皆受人所愛(ài),比如音樂(lè )、詩(shī)歌、繪畫(huà)、烹飪,單就繪畫(huà)而言,又分國畫(huà)、西畫(huà),再分寫(xiě)意、工筆……還分花鳥(niǎo)、人物……總之,上述皆我所愛(ài)。但是,畫(huà)馬當屬我最?lèi)?ài)——其一:我屬馬,最能抒發(fā)我的情懷;其二:自認為人的生命有限,終其一生能首選專(zhuān)心做好一件事再考慮其它,已經(jīng)是一個(gè)常人的超常所為了。堅持‘一生擇一事。一事傾一生’也是一種信念。拈筆,能書(shū)寫(xiě)好自我,不枉自觸心靈的本真。人生在世,就是要塑自己的山,闖自己的路,涉自己的谷,唱自己的歌。我既食得人間煙火,便少不了七情六欲,是喜也愛(ài)畫(huà)馬、不喜亦畫(huà)馬。故每當晚間伏案,必又是那‘醉里挑燈看劍’……”

  又問(wèn):“畫(huà)馬為何又很少布景跟著(zhù)色?”

  又答:“莊子曰:樸素,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審視自己所創(chuàng )作的每一幅畫(huà),使他都有感受到的滿(mǎn)意與欠缺。不出片刻功夫,面對剛完成的“得意之作”,便能體察出毛病和不足!時(shí)有已擱筆上床,仍對此前某處敗筆心存芥蒂,立馬又翻身伏案“殺他個(gè)回馬槍”……

  正是因為經(jīng)過(guò)長(cháng)久、無(wú)數次地進(jìn)行自我推翻、破立,才能使得他的畫(huà)作水平逐步得以升華與臻善,達到輕松駕馭、游刃有余的境界。

  孤影平淡 揮就波瀾

  年過(guò)半百的孟憲強,逐步領(lǐng)悟到獨處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最好的獨處方式,莫過(guò)于在獨處中享受安靜,在獨處中偷得清歡。享“馬蹄不到清陰寂,始覺(jué)空山白日長(cháng)”之靜怡,寄“雖無(wú)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然任何事物皆矛盾,就像世人都有兩面性,獨處雖為遠離喧囂、凈化自己,但并非閉門(mén)造車(chē)、封閉自我,即做人憑理性、作畫(huà)憑感性。

  “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彼,居市井間,即同頻共舞、和光同塵;置身畫(huà)案,則執筆若劍、氣貫長(cháng)虹;歸根結底:做人與作畫(huà),就是動(dòng)與靜的結合。靜如處子,動(dòng)如脫兔。對孟憲強而言,每次執筆,皆是內心“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擋不住的激情!

  中國畫(huà)講究精氣神,畫(huà)馬亦更是如此,要想畫(huà)出馬的精氣神,就要對馬的形態(tài)、氣質(zhì)以及神態(tài)有充分的理解,對所執筆墨紙張及其變化能熟練掌控,同時(shí)對畫(huà)作所要表達的人文意境了然于胸。每當他執筆于紙,必摒棄雜念、滿(mǎn)懷激情,“成”馬在胸,一氣呵成,直抒為快!孟憲強講:“我畫(huà)馬的每一個(gè)動(dòng)作,其實(shí)都是在畫(huà)我自己。畫(huà)畫(huà)是要傾注精力和情感的、特別是激情。我從未想過(guò)要讓自己的畫(huà)打動(dòng)所有人,但至少是要抒發(fā)我自己!

  在隨意中繪就經(jīng)典瞬間 自無(wú)意間爆發(fā)生命張力

  馬,在所有動(dòng)物中,是體態(tài)勻稱(chēng)、身形矯健、英俊瀟灑、遒勁飄逸的集大成者,無(wú)愧大自然的生靈。

  孟憲強畫(huà)馬,多以動(dòng)態(tài)為主,體現駿馬奔騰的雄姿以及昂揚的精神。在造型上,對馬的正面及背面、特別是馬在奔跑中的轉彎瞬間尤下心力。

  如迎面的馬,疾速快跑時(shí)身體甚至產(chǎn)生傾斜,但頭跟尾始終保持平衡,起筆通常從馬頭入手,細線(xiàn)勾勒,用變化的線(xiàn)條確定馬頭的角度、五官的位置,體現面部緊繃、眼睛暴突、鼻孔大開(kāi)、下齒張露的神態(tài),施以重墨鋪墊頸部以烘托出頭部,渲染頭頸運動(dòng)中的上下起伏狀態(tài),展現超強的沖擊力。側鋒渲染馬的面頰及腮部,額頭留白。著(zhù)重強調口、鼻及耳部,重點(diǎn)刻畫(huà)眼睛,突出馬的的神采,體現呼之欲出的勢態(tài)。

  如背面的馬,從臀部畫(huà)起,上方外輪廓施以細線(xiàn)快速勾勒,以體現臀部肌肉的健壯與彈性,下筆既準又狠且有張力,用筆重于用墨、賦予其體量,留出馬尾的飄逸空間。后改用側、中鋒,分別勾勒出臀、腹、胸部三大體位的空間, 適當留白,作到氣韻貫通,銜接自然,一氣呵成,展現馬的疾馳。

  “馬通人性”,同樣馬的運動(dòng)也隨著(zhù)情緒變化而變化,馬頭的上揚下垂、左右搖擺,軀干及四肢的舒張扭轉等,變化都極為豐富。特別是畫(huà)馬在急停、轉身時(shí),身軀在傾斜、騰挪、閃轉的瞬間,蘊含著(zhù)此刻運動(dòng)的驟停、彼刻運動(dòng)的暴發(fā),極具收斂且極具張力,可謂動(dòng)與靜的瞬間鎖定!憑借長(cháng)期對馬的觀(guān)察、無(wú)數的速寫(xiě)默記、多年的墨池積累,他運用沒(méi)骨法及中鋒運筆,將馬前肢的輕盈利落、后肢的有力蹬踏作盡情地抒發(fā),避開(kāi)馬尾及后肢體的遮擋,用勾勒法將馬蹄的穿插得當、虛實(shí)結合表現得淋漓盡致,再用側鋒蘸墨、快速有力地掃繪出馬鬃和馬尾,充分體現其靈動(dòng)、聚散、疏密及隨意感,將駿馬那迥立生風(fēng)、瀟灑飄逸、桀驁不馴、揚鬃嘶鳴的雄姿肆意顯現出來(lái)。

  置身于世間的懶散延綿 執筆于畫(huà)面的奪人震撼

  藝術(shù)的生命在于不斷的變化,為打破一成不變的固化模式,完善自己的藝術(shù)風(fēng)格,孟憲強始終對自己的畫(huà)風(fēng)努力尋求突破!疤┥讲痪芡寥莱善浯!痹趲资瓴恍傅乃囆g(shù)探索中,他遍尋真馬之地、與馬為友,觀(guān)賞、捕捉馬的各種姿態(tài),使其躍然紙上并默記于心!昂雍2粨窦毩骶推渖!痹谄鋸乃囍飞,他多次各地拜訪(fǎng)名師,孜孜以求,先后得到過(guò)我國當代畫(huà)馬名家史晴峰等先生的親授與指點(diǎn),塑造自己的水墨畫(huà)風(fēng),拓展自己的審美襟胸。

  孟憲強常說(shuō):“作品,就是抒發(fā)畫(huà)家的感情、講畫(huà)家的故事!彼袣v代先輩之底蘊,汲南北大家之精髓,融東西繪畫(huà)派之長(cháng),為己所用,發(fā)揮中國畫(huà)水與墨的氤氳包容特性,師法自然,以自己獨特的表現形式、全新的視角,本真地書(shū)寫(xiě)對自由、奔放、激情、矯健與灑脫之向往。

  孟憲強將駿馬帶入他壯闊而絢麗的水墨世界,駿馬則以其矯健與靈動(dòng)為畫(huà)卷注入勃勃生機。大器晚成的他,蘊藏著(zhù)著(zhù)齊魯大地特有的文人書(shū)卷氣;自由奔放的它,迸發(fā)出動(dòng)物界中生靈獨具的桀驁性。

  年近甲子,他仍踐行“以夢(mèng)為馬,不負韶華!闭纾航鸶觇F馬的悲壯雖逝,但大漠孤煙之浩瀚、長(cháng)河落日之恢弘卻永駐。愛(ài)馬、畫(huà)馬的情愫,抹不去、揮不掉。

  行者無(wú)疆、執意孤行。

  任憑,也無(wú)風(fēng)雨也無(wú)晴。

責任編輯:李子潤

相關(guān)推薦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