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wǎng)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信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博

  • 時(shí)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wǎng)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dòng)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lián)通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yè) >山東新聞美術(shù)館

在希望的田野上——訪(fǎng)山東畫(huà)院院長(cháng)常朝暉

2024

/ 04/28
來(lái)源:

山東新聞書(shū)畫(huà)院

作者:

龔雨萌

手機查看

大眾日報《大眾書(shū)畫(huà)》專(zhuān)刊 2024年4月27日版

  最美人間四月天,春光正盛,萬(wàn)物笙歌。4月18日上午,我們走進(jìn)山東畫(huà)院,正趕上“春之聲——2024山東畫(huà)院迎春作品展”展出,展廳內春意盎然,每位畫(huà)家都從自我感受和對生活的敏銳觀(guān)察中來(lái)表現自己對自然、對春天的理解。在畫(huà)院3樓的畫(huà)室里,我們見(jiàn)到了新晉院長(cháng)常朝暉先生。盡管公務(wù)繁忙,常院長(cháng)仍抽出寶貴的時(shí)間,熱情地接受我們的專(zhuān)訪(fǎng)。在這次交流中,常院長(cháng)以他特有的幽默感,與我們分享了他的藝術(shù)人生與感悟,同時(shí)也闡述了畫(huà)院未來(lái)的發(fā)展方向和社會(huì )擔當。

  舅父引路啟畫(huà)道

  《大眾書(shū)畫(huà)》:您的藝術(shù)啟蒙與舅父陳維信的悉心教導密不可分,您能分享一下他是如何幫助您叩開(kāi)繪畫(huà)的大門(mén)嗎?另外,在您年少時(shí)有哪些藝術(shù)經(jīng)歷讓您至今印象深刻?

  常朝暉:舅父陳維信先生是我的啟蒙老師,我接觸畫(huà)畫(huà)的大門(mén)就是他為我打開(kāi)的。在我七八歲學(xué)習書(shū)法的同時(shí),舅父也手把手教我畫(huà)畫(huà),但是舅父并沒(méi)有讓我學(xué)習他的畫(huà),而是找了很多的古畫(huà)給我臨摹。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們能夠看到的最好的印刷品就是古畫(huà)掛歷,還有上海人民美術(shù)出版社發(fā)行的《藝苑掇英》,印得很清楚,所以宋元明清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山水名作,我都臨摹過(guò)。臨摹古畫(huà)的經(jīng)歷讓我打下了扎實(shí)的傳統筆墨基礎,手上的筆墨功夫也變得游刃有余,所以得心應手,提筆就能畫(huà)。

  在我十幾歲的時(shí)候,舅父領(lǐng)著(zhù)我拜訪(fǎng)過(guò)我省諸多著(zhù)名書(shū)畫(huà)家,像黑伯龍、于希寧、蔣維崧、魏?jiǎn)⒑?、歐陽(yáng)中石等諸先生。在北京的時(shí)候舅父還帶著(zhù)我去拜訪(fǎng)過(guò)黃胄先生,那時(shí)候我才十一二歲,黃胄先生執筆給我畫(huà)了一只鷹,并且題款“雛鷹展翅九萬(wàn)里”,這讓我很意外也很感動(dòng),沒(méi)有想到這么有名的大畫(huà)家竟然會(huì )專(zhuān)門(mén)給我一個(gè)小孩子畫(huà)畫(huà),鼓勵我在藝術(shù)的世界里展翅高飛。

《谷雨》 69cm×105cm 常朝暉 2023

  靜篤守心重寫(xiě)生

  《大眾書(shū)畫(huà)》:在您的藝術(shù)生涯中,不同的經(jīng)歷如何影響了您的藝術(shù)風(fēng)格和發(fā)展?在這些經(jīng)歷中,您是如何找到自己的藝術(shù)側重點(diǎn),并逐步形成自己獨特的筆墨語(yǔ)言?

  常朝暉:我的藝術(shù)生涯有幾個(gè)重要的節點(diǎn)。第一個(gè)節點(diǎn)是在我上大學(xué)的階段,接受科班教育。我是山藝87屆的學(xué)生,那時(shí)是黑伯龍、陳鳳玉、張志民、岳海波、梁文博等諸老師給我們上課。在學(xué)習的過(guò)程中打下了良好的造型基礎,也慢慢確定了自己的主攻方向——山水畫(huà)。

  大學(xué)畢業(yè)后,我被分配到了山東美術(shù)館工作,在那里是我的第二個(gè)節點(diǎn)。剛到山東美術(shù)館時(shí),館里給我分了一間無(wú)窗的小耳房當畫(huà)室。孫墨龍先生囑咐我:“要堅持畫(huà)畫(huà),畫(huà)畫(huà)是一項長(cháng)期的工作,要耐得住寂寞?!彼晕医o這個(gè)畫(huà)室起了個(gè)齋號叫“即墨齋”,“即墨齋”在我心里有三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是借此鞭策自己,想要畫(huà)好畫(huà)就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第二層含義是取自我的家鄉,我是山東青島即墨人,“寂寞”和“即墨”兩個(gè)字讀音相近;第三層含義來(lái)自我畫(huà)山水所使用的一種“積墨法”,也和“即墨”諧音。

  2003年,我踏上了前往中國國家畫(huà)院的藝術(shù)進(jìn)修之路,這是我的第三個(gè)節點(diǎn)。那幾年的北京生活,不僅拓寬了我的視野,更激發(fā)了我無(wú)盡的創(chuàng )作靈感。正是在那段時(shí)間,我的畫(huà)風(fēng)經(jīng)歷了深刻的轉變。在承襲元代王蒙細碎繁密的風(fēng)格之余,我的作品中開(kāi)始融入了一種新的松弛感。同時(shí),我也借鑒了西方繪畫(huà)的精髓,如荷蘭的勃魯蓋爾、法國的高更、博納爾,以及巴比松畫(huà)派和印象畫(huà)派等。這些西方藝術(shù)大師和流派的風(fēng)格對我的創(chuàng )作產(chǎn)生了深遠的影響,為我的創(chuàng )作注入了新的藝術(shù)氣息與活力。

  2014年,我有幸肩負起了山東青年畫(huà)院的管理與發(fā)展之責,這是我的第四個(gè)節點(diǎn)。這十年里,組織了許多青年藝術(shù)家前往國內外進(jìn)行實(shí)地寫(xiě)生創(chuàng )作。這種實(shí)踐方式對許多青年畫(huà)家的成長(cháng)起到了積極的推動(dòng)作用,因為師法自然始終是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核心。5年前的十三屆全國美展很多入選作品、進(jìn)京作品,甚至是銀獎作品的青年藝術(shù)家們都出自我們這個(gè)大集體。對我個(gè)人而言,我的寫(xiě)生之旅到今天也已經(jīng)走過(guò)了整整二十年。我深信對于美術(shù)工作者來(lái)說(shuō),寫(xiě)生是不可或缺的修煉,它能夠將你在傳統繪畫(huà)中習得的筆墨語(yǔ)言轉化為你自己的筆墨語(yǔ)言。寫(xiě)生并非簡(jiǎn)單復制自然,而是畫(huà)出自然的生氣和個(gè)人對藝術(shù)的理解,所以寫(xiě)生難在對于自然的提煉,它既需要遵循筆墨的規范,也需要從傳統中走出來(lái),形成獨具特色的個(gè)人筆墨語(yǔ)言體系。

《在希望的田野上》 180cm×220cm 常朝暉 2019

  經(jīng)典旋律入畫(huà)作

  《大眾書(shū)畫(huà)》:五年前您的作品《在希望的田野上》入選了十三屆全國美展,能否分享一下您的心路歷程和具體的創(chuàng )作靈感來(lái)源?

  常朝暉:有一個(gè)周末,我回父母家看望雙親,恰逢我父親手執柳琴,彈唱著(zhù)《在希望的田野上》。這首歌的歌詞和旋律深深打動(dòng)了我,腦袋里馬上就充滿(mǎn)了生動(dòng)的畫(huà)面。于是,在距離交稿截止日期僅剩20余天之時(shí),創(chuàng )作了這幅畫(huà)作。整個(g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我心態(tài)很放松,感覺(jué)幾十年的藝術(shù)積淀如泉水般自然流淌。

  這次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為我帶來(lái)了新的啟示,并開(kāi)啟了我五年的“老歌新畫(huà)”系列創(chuàng )作之旅。由于我出生在上世紀60年代,加之我父親是一位音樂(lè )教授,所以我對那些經(jīng)典老歌懷有深厚的情感。我希望通過(guò)畫(huà)筆,將那些膾炙人口的歌詞轉化為視覺(jué)藝術(shù)。除了這幅參展作品,我還以《在那桃花盛開(kāi)的地方》《讓我們蕩起雙槳》《誰(shuí)不說(shuō)俺家鄉好》《故鄉的云》等經(jīng)典老歌為靈感,創(chuàng )作了一系列畫(huà)作。

《誰(shuí)不說(shuō)俺家鄉好》 500cm×150cm 常朝暉 2021

  國泰民安繪青松

  《大眾書(shū)畫(huà)》:對于今年十四屆全國美展的作品創(chuàng )作,您有什么新的構想嗎?

  常朝暉:身為文藝工作者,我深感重任在肩,并始終在思考應該描繪什么、如何描繪,以及為何而描繪。在此背景下我選擇泰山精神作為弘揚對象,泰山精神是以泰山為載體的獨特的山岳文化精神,它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逐漸孕育出了進(jìn)取、擔當、和諧與包容的內涵。我生于山東,長(cháng)于齊魯,對泰山懷有深厚的情感。因此,我希望能以“國泰民安”為主題,通過(guò)畫(huà)筆展現泰山上那倔強而雄偉的松樹(shù)。泰山松不僅是中華民族文化的象征,它傲立風(fēng)雪、堅韌不拔的形象,也正如我們今天的繁榮盛世,充滿(mǎn)無(wú)限的生機與活力。

  肩負使命創(chuàng )佳績(jì)

  《大眾書(shū)畫(huà)》:您作為山東畫(huà)院院長(cháng),將如何在新時(shí)代背景下,繼續推動(dòng)山東畫(huà)院的藝術(shù)與文化事業(yè)發(fā)展?

  常朝暉:山東畫(huà)院是全省美術(shù)創(chuàng )作與研究的重要平臺,其職責是要組織美術(shù)創(chuàng )作、開(kāi)展理論研究、舉辦學(xué)術(shù)展覽、對外文化交流、提供公益文化服務(wù)等,進(jìn)而推出經(jīng)典作品、優(yōu)秀畫(huà)家以及重磅的美術(shù)展覽。這不僅代表著(zhù)我們對歷史的尊重和傳承,更是為促進(jìn)山東美術(shù)的持續發(fā)展奠定堅實(shí)的基礎。

  在日常的工作中,山東畫(huà)院將切實(shí)肩負起新的文化使命和責任,發(fā)揚好“傳幫帶”機制,挖掘梳理研究老一輩藝術(shù)家的藝術(shù)精髓,弘揚當代名家優(yōu)秀的創(chuàng )作理念,為青年畫(huà)家打造良好的創(chuàng )作展示平臺。

  今年恰逢美術(shù)創(chuàng )作大年,有兩個(gè)重要的節點(diǎn)即新中國成立75周年和第十四屆全國美展。全國美展是我國最高規格、最大規模的國家級美術(shù)作品展覽,五年前的十三屆全國美展山東取得的成績(jì)非常優(yōu)異,無(wú)論是獲獎率還是入選率,都在全國位列前茅。我作為山東畫(huà)院院長(cháng),將帶領(lǐng)我們的團隊繼續努力,力求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更上一層樓。我們要以?xún)?yōu)秀的作品回報社會(huì )、回報國家,堅持文化自信、守正創(chuàng )新,在新的歷史起點(diǎn)上,向藝術(shù)高峰努力攀登。

常朝暉

  現任山東畫(huà)院院長(cháng),山東省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國家一級美術(shù)師,中國國家畫(huà)院研究員,中國傳媒大學(xué)博士生導師,中國致公畫(huà)院副院長(cháng),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特聘碩士研究生導師,山東師范大學(xué)美術(shù)學(xué)院特聘碩士研究生導師,韓國新羅大學(xué)博士生導師,國家藝術(shù)基金評審專(zhuān)家。

 ?。ㄍㄓ崋T:于笑顏)

責任編輯:于笑顏

相關(guān)推薦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