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wǎng)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信

  • 大眾網(wǎng)官方微博

  • 時(shí)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wǎng)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dòng)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lián)通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hù)發(fā)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yè) >山東新聞美術(shù)館

我與方玉兄

2024

/ 04/26
來(lái)源:

山東新聞書(shū)畫(huà)院

作者:

李學(xué)明

手機查看

  世事紛紜,悉如風(fēng)吹,惟有溫暖的情感不會(huì )隨風(fēng)散。友情和親情,像是生活里的兩束光,不知不覺(jué)已兩相融會(huì ),畫(huà)家李學(xué)明先生寫(xiě)下的這篇文字,清如泉水,暖如惠風(fēng),我們從中得以了解他和李方玉先生的多年交往。

  ——編者按

  我與方玉兄

  文:李學(xué)明

  歲月如逝,韶光不再。五十多年的時(shí)光像水一樣的去了。如今,三腳兩腳地就走到了眼前,我已過(guò)了古稀,而方玉兄則已迫近耄耋之齡。

  方玉兄比我大九歲。

  其實(shí),若按“五四”新文化以來(lái)文人之間的禮節來(lái)說(shuō),稱(chēng)方玉為兄是不恭的,是不夠禮數的。然而,從認識方玉兄那天起,父親就讓我叫兄,也就一直這樣稱(chēng)呼了。

  在過(guò)去的很多年里,我一直認為方玉兄是莘縣人。原因是莘縣城里很多人都知道他,說(shuō)他、談他。特別是喜歡寫(xiě)字、畫(huà)畫(huà)的同行,總覺(jué)得能與他相識,是一種自豪,是一種體面。

  我父親和方玉兄的父親年輕時(shí)曾一起共事,二人交好,親如兄弟。方玉兄的父親是一位忠厚長(cháng)者,我當恭恭敬敬地呼為尊翁。

  忽有一日,父親把我帶到了方玉兄面前,父親囑我叫哥。尊翁則說(shuō):“這是你兄弟,你要好好待他?!敝钡饺缃裣肫鹱鹞痰倪@句話(huà),仍然讓人感到一種父愛(ài)般的溫暖。

  方玉兄那時(shí)正值盛年,意氣風(fēng)發(fā)里透出一種溫文爾雅,氣度溫良而親切。從我第一次站在他身邊看他畫(huà)速寫(xiě)起,就知道我之前的路子已經(jīng)走歪了。他畫(huà),也讓我畫(huà),我畫(huà)時(shí)他在一邊認真地看,我下筆羞澀,畫(huà)不成個(gè),于是,他還是讓我看他畫(huà),我一時(shí)明白了速寫(xiě)是這樣下手的。

1986年初春,李方玉(左)和李學(xué)明一起應邀于淄博作畫(huà)時(shí)留影。

  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在曲阜師范大學(xué)藝術(shù)系讀書(shū)。那時(shí)交通極不便利,從莘縣到曲阜須在聊城倒一次車(chē)先到濟南,然后坐火車(chē)到兗州,從兗州再倒汽車(chē)才能到達曲阜。

  一個(gè)寒假里,我坐火車(chē)到了濟南,買(mǎi)了第二天回聊城的車(chē)票。寄存好行李,搭公共汽車(chē)去博物館見(jiàn)方玉兄。當時(shí)的博物館在現在的齊魯醫院那個(gè)位置,大門(mén)破舊且低矮。我在畫(huà)室里見(jiàn)到了方玉兄,那時(shí)他剛從浙美歸來(lái),筆下畫(huà)的是純正的浙派風(fēng)格。他畫(huà)的人物,用筆揮灑自如,用色艷而不俗,格調清新淡雅,人物活潑潑地動(dòng)人。他當時(shí)送了我兩幅畫(huà),其中一幅是哈薩克少女。那少女的眼睛畫(huà)的極為精妙,瞳孔是透明的,澄明清澈,活的一般。

  看他畫(huà)完已是晚飯時(shí)候,他把我領(lǐng)到他的宿舍,他去食堂打飯。這是一間很大的房子,是一間老房子,記得地板是木頭的,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響。飯后,二人在燈下還說(shuō)了一些與畫(huà)畫(huà)有關(guān)的人和事,然后我們倆就擠在一個(gè)床上,抵足而眠。如今思來(lái),當時(shí)似乎有那種“仍溫同被榻,共對一爐灰”的意味。

  回到家后,我放下行李便迫不及待地拿出方玉兄的畫(huà)臨摹,用鉛筆先在窗子上拷貝下來(lái),然后再落墨。但怎么也畫(huà)不出那種味道來(lái)。從此我知道了,畫(huà)國畫(huà)不僅要得形,另外還要在錘煉筆墨上下功夫。

  又一個(gè)暑假,我又去見(jiàn)方玉兄,恰好浙美的周滄米先生在他畫(huà)室里作畫(huà),我一時(shí)激動(dòng)起來(lái)。周先生一頭銀發(fā),人很和藹,風(fēng)度蘊藉,一種高人風(fēng)致。他畫(huà)牛也畫(huà)人物,我當時(shí)覺(jué)得他畫(huà)畫(huà)用筆痛快淋漓,粗中有細,一揮而就,真有那種“當其下筆風(fēng)雨快,筆所未到氣已吞”的氣勢。我看得發(fā)了呆,出了神。后來(lái)他還給我畫(huà)了一幅牧牛圖。

  又有一次來(lái)見(jiàn)方玉兄,那時(shí)他已有了兩間西屋,但房子很矮小。他有三個(gè)孩子,一家五口人,家里滿(mǎn)當當的,空間很小。然而,他依舊執意讓我住在家里,吃在家里,我只好從命。那一次他領(lǐng)著(zhù)我拜訪(fǎng)了黑伯龍、柳子谷、王天池先生。見(jiàn)黑伯龍先生好像是在藝術(shù)學(xué)院,他穿了一身的黑,因為他正要出門(mén),所以談了一會(huì )也就散了。柳子谷先生住在共青團路一個(gè)大雜院里,房子低矮狹窄,真是僅可容膝。不僅屋小,且光線(xiàn)昏暗,白天就要拉著(zhù)燈。我當時(shí)想,這樣的大畫(huà)家竟住在如此擠巴的房子里,心里一時(shí)不知什么滋味。王天池先生住在青年西路路東的一個(gè)雜院里,他仙風(fēng)道骨,從容而儒雅,一種神仙骨相。先生見(jiàn)我們來(lái)很是高興,他熱情地讓屋里的一個(gè)小男孩給我們倒水。談笑片刻后,便走到畫(huà)案前拿起畫(huà)筆給我畫(huà)了一幅荔枝蜻蜓圖。他是齊白石的路子,用筆很簡(jiǎn),下筆很狠、也很辣。

  見(jiàn)過(guò)這三位先生,他們都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在我的繪畫(huà)生涯里,從此便伏下了一種無(wú)形的動(dòng)力。

  在五十多年的時(shí)光里,在繪畫(huà)上,在做人上,方玉兄一直是我學(xué)習的標桿。他對老人的孝敬,對姊妹的關(guān)愛(ài),對朋友的真誠,對繪畫(huà)的敬業(yè),都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記,從他身上我受到了諸多的啟迪和教益。

  更令我難忘的是,我一生能以畫(huà)畫(huà)安身立命,方玉兄在這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在我人生的幾道關(guān)口,我父親都是先與他商量,聽(tīng)聽(tīng)他的思路和建議,然后才作出決定。多少年來(lái),我一直覺(jué)得自從父親把我領(lǐng)到方玉兄面前的那一刻起,方玉兄真的就把我當成了他的小兄弟。這種情誼一直溫暖著(zhù)我,鼓勵著(zhù)我,從我初出茅廬到嚢筆江湖,再到刮垢磨光,一路走來(lái),方玉兄的所作所為都是給了我一種潛移默化的加持。

  我是有福的,我的福氣是剛踏入畫(huà)畫(huà)這個(gè)門(mén)檻的時(shí)候,便遇上了這樣的良師益友。

  這也算是一種緣,這種緣是我的父親和尊翁給結的。這是上一輩人交好的結果,是他們給積下的福澤,有了他們的厚誼,才有了我與方玉兄的情意。這種情誼,當是世間常說(shuō)起的世交吧。然而,這種古風(fēng)如今已經(jīng)落寞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似乎也寡淡了許多,這是否與這個(gè)時(shí)代有關(guān)。但是,方玉兄一直堅守著(zhù)這種古風(fēng),可見(jiàn)方玉兄做人的純樸與厚重。

  方玉兄畫(huà)路很寬,山水、花鳥(niǎo)、人物都畫(huà)。中年后專(zhuān)攻花鳥(niǎo),更鐘情墨竹。他的墨竹獨立于世間。畫(huà)竹之外。我用我法畫(huà)意中之竹,心中之竹。故而形成了他獨特的墨竹畫(huà)風(fēng),在省內外影響很大。

2010年5月,李方玉與李學(xué)明于畫(huà)家村李方玉竹屋居品茗論藝。

  方玉兄晚年在城郭外有一小院,院中有小圃,春來(lái)埋種,夏時(shí)始獲。也仿佛昔時(shí)齊白石先生那樣,種菜當花看。閑居此間,饑來(lái)食圃中青蔬,困來(lái)臥蕉蔭佳處,興來(lái)寫(xiě)新篁三兩枝,此種日子亦可謂神仙一流人物。

  孔子的學(xué)生孟子曾有三樂(lè )之說(shuō),其中一樂(lè )便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狈接裥值娜似泛退嚻犯姓倭艘慌鸁釔?ài)繪畫(huà)的青年才俊,紛紛奔來(lái)拜其門(mén)下。如今,已是桃李滿(mǎn)天下。

  不久前,方玉兄與門(mén)生有一個(gè)聯(lián)展,我有幸作為特邀嘉賓參加了這個(gè)展覽。說(shuō)實(shí)在我才真是一個(gè)學(xué)生,一個(gè)老學(xué)生。我覺(jué)得我在方玉兄身邊的時(shí)光,比眼前的這批門(mén)生在老師身邊的時(shí)間都要長(cháng),都要早,我真正的是方玉兄的學(xué)生,只是沒(méi)有跪下磕頭而已。

  世事紛紜,悉如風(fēng)吹,一切都是過(guò)眼云煙。人生一輩子干什么的都有,這才叫社會(huì )。從事筆墨的人,雅致的叫法是創(chuàng )作,也算是一種創(chuàng )造,這種過(guò)程是在一張白紙上,畫(huà)幾筆涂幾下這便是畫(huà),這種創(chuàng )造弄好了,還能讓人求、讓人稀罕,最要緊的還能使自己的心思有個(gè)靠頭,也就是給自己的靈魂尋了個(gè)著(zhù)落。

  方玉兄畫(huà)里有了這個(gè)靠頭,我的畫(huà)里似乎也有。

  我畫(huà)里之所以能尋到這個(gè)靠頭,是與方玉兄半個(gè)多世紀以來(lái)給我的幫助分不開(kāi)的。

  甲辰年春于祉園

  (通訊員:于笑顏)

責任編輯:于笑顏

相關(guān)推薦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