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創(chuàng )作靈感來(lái)自《狂人日記》?

2013年10月09日 11:15作者:來(lái)源:前瞻網(wǎng)

日前,武漢畫(huà)家曾梵志《最后的晚餐》拍出1.6億港幣,創(chuàng )當代藝術(shù)之最,《最后的晚餐》被稱(chēng)為亞洲首個(gè)過(guò)億元的當代藝術(shù)作品。有分析稱(chēng),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寓意深刻,13個(gè)帶著(zhù)面具和紅領(lǐng)巾的孩子,在類(lèi)似政壇的桌子上吃西瓜,吃相和肢體語(yǔ)言豐富至極。

最后的晚餐

  日前,武漢畫(huà)家曾梵志《最后的晚餐》拍出1.6億港幣,創(chuàng )當代藝術(shù)之最,《最后的晚餐》被稱(chēng)為亞洲首個(gè)過(guò)億元的當代藝術(shù)作品。

  有分析稱(chēng),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寓意深刻,13個(gè)帶著(zhù)面具和紅領(lǐng)巾的孩子,在類(lèi)似政壇的桌子上吃西瓜,吃相和肢體語(yǔ)言豐富至極。

  其中,13個(gè)人、面具、紅領(lǐng)巾以及吃西瓜,都是寓意深刻的物象,背后有著(zhù)深刻的意向所指,有網(wǎng)友稱(chēng),綜合分析解讀《最后的晚餐》,曾梵志的創(chuàng )作靈感或來(lái)自魯迅的《狂人日記》。

  據介紹,曾梵志曾在1990年,就在湖北美術(shù)館舉辦“曾梵志油畫(huà)個(gè)展”。1993年在香港漢雅軒畫(huà)廊舉辦“假面 · 曾梵志個(gè)人油畫(huà)展”。而作品《協(xié)和三聯(lián)畫(huà)》獲“九十年代廣州雙年展”優(yōu)秀獎。1994年參加“首屆批評家提名展”(中國美術(shù)館)。曾梵志的作品多為瑞士、德國、香港及國內收藏家收藏。

  有網(wǎng)友分析稱(chēng),13這個(gè)數字本身就有著(zhù)豐富的意義。特別是在西方,13寓意著(zhù)不好或噩運的意思。而面具和紅領(lǐng)巾,這是所有想在中國活下去的中國人,不得不戴的兩樣道具。西瓜和紅領(lǐng)巾都跟鮮血顏色一樣,紅通通的,使人不禁聯(lián)想起鮮紅的鮮血,而畫(huà)面中被切開(kāi)西瓜的鮮紅的瓜瓤給人血與肉的印象,似乎是在向人們訴說(shuō)著(zhù)一種無(wú)言的恐懼和暴力。吃西瓜,就猶如吃人一樣,所以, 有網(wǎng)友臆測:難道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創(chuàng )作靈感,是來(lái)自魯迅的《狂人日記》嗎?

  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以1.6億港元落槌,加上傭金為1.8億港元。不僅刷新其個(gè)人紀錄,也成功問(wèn)鼎首個(gè)過(guò)億元的亞洲當代藝術(shù)作品。有網(wǎng)友稱(chēng),都怪自己沒(méi)有藝術(shù)欣賞細胞,13個(gè)戴紅領(lǐng)巾的孩子吃西瓜,沒(méi)覺(jué)得有什么特別之處,為啥值那么多錢(qián)?可能是寓意了時(shí)代的盛宴,各階層的人分發(fā)不均引發(fā)的思考,內涵是有些深意。

  據介紹,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創(chuàng )作于2001年,藝術(shù)家邀請了一班青年,為每一個(gè)姿勢單獨拍攝照片,以便在此基礎上進(jìn)行創(chuàng )作。

  有分析人士認為,曾梵志在《最后的晚餐》中,他將圣經(jīng)中的人物移花接木地用一些帶面具的少年來(lái)代替,畫(huà)面中被切開(kāi)西瓜的鮮紅的瓜瓤給人血與肉的印象,似乎是在向人們訴說(shuō)著(zhù)一種無(wú)言的恐懼和暴力。

  面具和紅領(lǐng)巾,這是所有想在中國活下去的中國人,不得不戴的兩樣道具。正中央三道杠的大隊長(cháng),象征最高政治權威,他已知道這是最后的晚餐,也知道叛徒就在這教室里。戴著(zhù)金色領(lǐng)帶的人,象征西方經(jīng)濟理念和拜金主義,正是他出賣(mài)了最高政治權威。教室外是藍色的天空大海,象征著(zhù)普世價(jià)值的洪流已水漫金山,包圍了中國。

  此外,本次上拍的這張絲網(wǎng)版畫(huà)也相當特殊,它是曾梵志油畫(huà)《最后的晚餐》同期之作。全部由手工分色,套色達35版,每套色均由手工重新繪制。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張艷

本文相關(guān)新聞

網(wǎng)友評論[點(diǎn)擊評論]

熱點(diǎn)圖片

>進(jìn)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