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傅抱石畫(huà)作捐獻 傅小石深夜移送

2012年12月17日 09:49作者:馮秋紅來(lái)源:揚子晚報

《喻繼高蕭平口述歷史:傅抱石名畫(huà)歷劫記》報道見(jiàn)諸本報后,不少知情人也提供了一些細節。政府發(fā)還50件 傅夫人說(shuō)別把最好的挑走畫(huà)作捐贈南京博物院后,由軍代表駱驥主持,將50件畫(huà)作發(fā)還給傅家。

2006年《傅抱石家屬捐贈 南京博物院藏 傅抱石中國畫(huà)》出版

  《喻繼高蕭平口述歷史:傅抱石名畫(huà)歷劫記》報道見(jiàn)諸本報后,不少知情人也提供了一些細節。昨日,當事人、雕塑家葉宗鎬也約見(jiàn)記者,補充完善了當時(shí)的過(guò)程。傅抱石長(cháng)子傅小石因在醫院昏迷多時(shí),無(wú)法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但在2006年,《傅抱石家屬捐贈·南京博物院藏 傅抱石中國畫(huà)》出版,傅抱石次子傅二石撰文,“記載傅抱石作品從我父親1965年去世到1979年捐贈的經(jīng)過(guò)”,可資借鑒。

  國畫(huà)院文革中將傅抱石畫(huà)作轉移到總統府后花園

  據葉宗鎬回憶,1965年傅抱石赴上海虹橋機場(chǎng),當日并未作畫(huà),只是提出“畫(huà)井岡山”等建議,并難得地乘飛機回寧,在家突發(fā)腦溢血去世。

  1966年文革開(kāi)始后,傅師母羅時(shí)慧時(shí)聞抄家消息,頗為焦慮。但當時(shí)并沒(méi)有紅衛兵趕到漢口西路傅家抄家,也沒(méi)有畫(huà)作書(shū)籍攤了一個(gè)院子的場(chǎng)景。羅時(shí)慧、傅小石打電話(huà)給國畫(huà)院領(lǐng)導。當時(shí),國畫(huà)院來(lái)人,把已裱成卷軸的抱石畫(huà)作轉移到國畫(huà)院倉庫去保存,也就是當時(shí)的總統府后花園。同時(shí)轉移過(guò)去的,還有很多宣紙,包括珍貴的乾隆紙。二石的文章也證明了這一點(diǎn):“國畫(huà)院派陶寶勤、李山、張新予等人,雇了兩輛三輪車(chē),將我父親的一批遺作從我家運到國畫(huà)院”。而在1979年2月26日江蘇省革命委員會(huì )文化局寫(xiě)給郭沫若秘書(shū)王廷芳的信函中,同樣有“傅抱石的這部分遺作,是1966年紅衛兵‘破四舊’時(shí),傅的夫人羅時(shí)慧主動(dòng)與原江蘇省國畫(huà)院聯(lián)系代為保管的……”等情況介紹。

  至于書(shū)籍,因為破四舊在即,葉宗鎬和傅抱石大兒子傅小石一起,整理出所有的日文書(shū)、英語(yǔ)書(shū),一輛板車(chē)拉了兩趟,賣(mài)給廢品站。葉宗鎬只把一本有關(guān)雕塑的書(shū)偷偷留了下來(lái)。

  還有印章。兩人也撿出了傅抱石的4盒自用印,以及一些好印石留下來(lái)。一些印上早年刻著(zhù)國民黨黨徽,全部拿出來(lái)扔掉。

  傅小石李山葉宗鎬深夜將畫(huà)作轉移到小石家

  1967年8月,打砸搶愈演愈烈,總統府內,進(jìn)駐的造反組織各派正準備大規模武斗,倉庫里的筆墨宣紙被取出寫(xiě)大字報,作品放在國畫(huà)院倉庫里已不安全。

  當時(shí),傅師母等家人已被趕出漢口西路寓所,搬到總統府隔壁的東箭道(為國畫(huà)院宿舍,陶寶勤、宋文治是左右鄰居),隔墻窗外就是總統府院子。于是,一個(gè)夜晚,傅小石、李山(現為著(zhù)名旅美畫(huà)家)兩人從窗戶(hù)進(jìn)入總統府院里倉庫,把作品全部取出來(lái),隔窗把畫(huà)作遞過(guò)來(lái),這頭葉宗鎬接著(zhù),把畫(huà)作全部轉移到了東箭道的家中。因為怕保存不便,傅小石把卷軸除掉,剪掉綾邊,只留下了畫(huà)芯,折疊后裝入黃、藍兩只航空箱內。

  不久,傅小石搬到了玄武湖對面的文云巷,畫(huà)作也一起搬了過(guò)去。

  隨后,傅家全家,包括羅時(shí)慧,都進(jìn)了“學(xué)習班”被軟禁,葉宗鎬也被隔離審查。

  后來(lái),傅小石在丹陽(yáng)的五七干校被打成反革命,遭到抄家,兩皮箱畫(huà)作全部被抄走,成了傅小石企圖叛逃的所謂反動(dòng)罪證。

  畫(huà)作由出版局移交南京博物院保管

  1972年,“革委會(huì )”成立,“五七干!苯馍,兩箱作品無(wú)人管理,不能再放在丹陽(yáng)鄉下。干校領(lǐng)導研究決定將作品交出版局暫存。

  當時(shí)喻繼高已從干;謴凸ぷ鞣峙涞匠霭婢止ぷ。于是,由喻繼高、陳修范會(huì )同原國畫(huà)院工作人員周健瑜以及著(zhù)名畫(huà)家魏紫熙四人,將作品一一登記造冊,交出版局暫存,就放在喻繼高的辦公室內。當時(shí),在喻的辦公室,葉宗鎬也曾見(jiàn)到了存有傅抱石畫(huà)作的兩個(gè)航空箱子:都是方箱子,放在墻角。

  直到“文革”快結束,出版局又將兩箱畫(huà)作移交南京博物院保管,由院長(cháng)姚遷接收,蕭平參與清點(diǎn)。

  南博保管的這兩箱作品,后來(lái)重新裝裱,但這些作品在法律上仍屬家屬所有。于是,羅時(shí)慧寫(xiě)信給郭沫若請求幫助。郭老先是與時(shí)任副總理的谷牧聯(lián)系,后又報告鄧穎超,并將信轉給了總理李先念。李先念特為此事作了批示。郭老再通過(guò)秘書(shū)王廷芳寫(xiě)信給江蘇省委書(shū)記許家屯,許將信批轉省文化局。于是,省文化局找羅時(shí)慧商談如何落實(shí)政策。羅時(shí)慧表示“抱石之作品應作為重要文物由國家保管收藏”,并代表家屬表示同意捐獻。

  政府發(fā)還50件 傅夫人說(shuō)別把最好的挑走畫(huà)作捐贈南京博物院后,由軍代表駱驥主持,將50件畫(huà)作發(fā)還給傅家。

  1979年5月,在南京圖書(shū)館山西路古籍分館(今雨花編輯部)辦理作品點(diǎn)交。羅時(shí)慧、駱驥、于得水、宋潔、葉宗鎬參加,先把題款上有家里人名字的作品發(fā)還,另允許選擇小部分作品自己保存。當時(shí)看到好的,葉宗鎬覺(jué)得應該挑走,岳母羅時(shí)慧卻斷然道:“不能把好畫(huà)挑得太多,最好的要留給博物院”。第二天,傅夫人又帶著(zhù)兒子傅二石去了一次,最后確定下來(lái)。

  最后傅家捐獻的畫(huà)作確切數字是365件,有當時(shí)出版的畫(huà)冊為證。文化局發(fā)給獎金45500元,并有《關(guān)于發(fā)給羅時(shí)慧同志獎金的通知》。這個(gè)獎金標準,參照了傅畫(huà)捐故宮的先例:1972年,傅家解放前委托郭有守帶往法國的33幅傅抱石作品被追回,羅時(shí)慧將作品捐贈給了故宮博物院,得到了褒揚、捐贈證書(shū)和獎金3300元。

  捐贈的這365件畫(huà)作,幾乎囊括了傅抱石每個(gè)時(shí)期的代表作,有許多是傅抱石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如山水畫(huà)中的《瀟瀟暮雨》、《萬(wàn)桿煙雨》,人物畫(huà)中的《琵琶行》、《竹林七賢》等等,更可以看到他筆下的自己生活多年的南京城。無(wú)論是中山陵、雨花臺還是梅花山,均氣象萬(wàn)千,美不勝收,觀(guān)后讓人油然而生對古都金陵的愛(ài)慕之意。

  后記

  葉宗鎬口述還原的這個(gè)版本,與此前喻繼高所言一力救護傅抱石畫(huà)作的故事不盡一致。但最大限度還原歷史的真相,既是媒體的責任,也是公眾的知情權;赝^(guò)去,今人也仍然要感謝那些救護珍貴文化遺產(chǎn)的人們。記憶或有出入,但拳拳愛(ài)惜之心,卻足可造福后人。眼下,葉宗鎬正在忙于《傅抱石年譜》的訂正、增補和《傅抱石美術(shù)文集》的續編,今年年底,兩本著(zhù)作即可面世。

  ■相關(guān)新聞

  傅小石昏迷不醒7個(gè)月 家屬兩接病危通知書(shū)

  去年7月,因顱內出血昏迷不醒,入住江蘇省人民醫院的著(zhù)名國畫(huà)家傅小石的現況如何了?也頗為牽動(dòng)人心。記者昨日為此專(zhuān)訪(fǎng)了傅小石夫人王汝瑜女士。王女士哽咽著(zhù)告訴記者:小石依然昏迷不醒,迄今已經(jīng)7個(gè)月了。春節前,醫院兩次發(fā)下“病危通知單”。

  所幸的是,雖然昏迷,小石的情況比剛入院時(shí)稍好一些,“有點(diǎn)知覺(jué)了,對他耳朵講話(huà),他也能有所反應,眼睛睜著(zhù),頭能搖動(dòng)”。醫院在對他進(jìn)行各種理療。

  小石已經(jīng)80高齡,王汝瑜也已經(jīng)77歲,辛苦可想而知。由于小石腦出血量太大,達到200cc,從上海請來(lái)的神經(jīng)科專(zhuān)家都說(shuō)小石已是奇跡。小石一度轉入重癥病房,醫院兩次發(fā)下“病危通知單”。所幸在家人以及護工、義工等的照料下,有所好轉。2月14日情人節當天,小石搬回神經(jīng)內科13樓,與老妻相守,朋友笑稱(chēng)“老情人又見(jiàn)面了”。(完)。T秋紅 )

責任編輯:張艷

本文相關(guān)新聞

網(wǎng)友評論[點(diǎn)擊評論]

熱點(diǎn)圖片

>進(jìn)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