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式廓首創(chuàng )毛澤東肖像 《血衣》成絕筆

2012年07月20日 11:33作者:來(lái)源:

王式廓

  新中國美術(shù)事業(yè)的奠基人之一,20世紀中國美術(shù)史上重要的現實(shí)主義畫(huà)家。他的《改造二流子》、《血衣》、《井岡山會(huì )師》、《參軍》等,是中國現代美術(shù)史上的經(jīng)典作品,產(chǎn)生了極其重要的歷史影響。

  王其智

  王式廓長(cháng)子,天安門(mén)城樓毛澤東油畫(huà)肖像標準范式創(chuàng )作者之一,創(chuàng )作過(guò)天安門(mén)城樓、新華門(mén)、人民大會(huì )堂、國務(wù)院等處的毛澤東及其他偉人油畫(huà)肖像。后又研習中國水墨畫(huà),潛心研究中國虎畫(huà)的新技法,F為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國家一級美術(shù)師。

  ◎文/本報記者 趙卓

  “從延安到北京——王式廓百年紀念展”不久前在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落幕。油畫(huà)、木刻、素描、速寫(xiě),還有鮮為人知的中國畫(huà)和書(shū)法,作為新中國美術(shù)事業(yè)奠基人之一的王式廓,藝術(shù)歷程得以被完整疏理。

  展覽上,有一幅特殊的展品,那是王式廓1940年在延安時(shí)期創(chuàng )作的黑白版畫(huà)《毛澤東肖像》,也是目前發(fā)現最早的毛主席肖像畫(huà)。更鮮為人知的是,1945年4月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會(huì )場(chǎng)中央懸掛的毛主席與朱德雙頭側面油畫(huà)肖像,也是出自王式廓之手。這是第一次在正式場(chǎng)合上懸掛毛主席像。

  一位瘦高的老人駐足畫(huà)像前,興奮地和同伴說(shuō)起這幅主席像,他就是王式廓的長(cháng)子王其智。巧合的是,1951年,王其智從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后留該校偉人肖像畫(huà)室工作,參與創(chuàng )作和確立了天安門(mén)城樓毛澤東畫(huà)像的標準范式,并開(kāi)始了長(cháng)達27年的創(chuàng )造偉人畫(huà)像生涯。

  父親是最早為毛澤東畫(huà)像的畫(huà)家,兒子是迄今為止中國當代畫(huà)毛澤東油畫(huà)肖像時(shí)間最長(cháng)的畫(huà)家。父子兩代畫(huà)家已屬少有,兩代人又同為毛澤東畫(huà)像,更是難得。

  ■版畫(huà)為證 王式廓首創(chuàng )毛澤東畫(huà)像

  王式廓是新中國美術(shù)界的重頭人物,他的素描在中國現代繪畫(huà)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有素描藝術(shù)巨匠的美譽(yù),他的代表作大型素描《血衣》,幾乎家喻戶(hù)曉。在第四次全國文藝代表大會(huì )上,《血衣》還被評為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最優(yōu)秀的藝術(shù)作品之一。

  王式廓十八九歲時(shí),就考入山東藝術(shù)師范學(xué)院學(xué)美術(shù),師從李苦禪等諸多名家。后來(lái)又想嘗試西方繪畫(huà)技法,先后轉去北平、杭州和上海求學(xué),有幸成為劉海粟的學(xué)生。隨后他又去日本留學(xué)。

  1937年“七七事變”后他毅然棄學(xué)回國參加抗日,先是被黨派去山東聊城參加抗日名將范筑先的部隊,做文化宣傳工作,佩中校軍銜。聊城保衛戰前夕,范筑先將軍堅持在日軍圍城前,把軍中的文化人轉移出去,王式廓等人被轉移到了南京。

  1938年,不滿(mǎn)國民黨對日寇的退讓政策,王式廓歷經(jīng)艱險,奔赴延安。之后,在1940年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在延安魯迅藝術(shù)學(xué)院教書(shū)。新中國的著(zhù)名藝術(shù)家力群、華君武、鐘靈等人都是王式廓在延安魯藝的學(xué)生和同事。在延安的窯洞里,他以畫(huà)筆和刻刀為抗日武器,創(chuàng )作了大量現實(shí)主義作品。

  也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王式廓以版畫(huà)形式,留下了最早一幅毛澤東油畫(huà)肖像。王式廓的兒子王其智說(shuō),在當時(shí)的條件下,缺少顏料,油畫(huà)等彩色繪畫(huà)完全不可能,版畫(huà)便于復制傳播,是最佳的繪畫(huà)形式。

  家人回憶,王式廓最早為毛澤東創(chuàng )作畫(huà)像,并非來(lái)自政治任務(wù),而是發(fā)自?xún)刃囊庠傅膭?chuàng )作。王式廓內心敬仰毛澤東,覺(jué)得需要為這位領(lǐng)導者留下一幅肖像,于是就有了1940年的小幅黑白版畫(huà)“毛澤東肖像”。這也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毛澤東肖像。

  此后,王式廓還以版畫(huà)形式創(chuàng )作過(guò)多幅毛澤東肖像。七大會(huì )場(chǎng)中,黨中央第一次決定懸掛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的油畫(huà)像,這幅畫(huà)也是出于王式廓之手。

  王其智說(shuō),當時(shí)油畫(huà)顏料仍是稀缺品,王式廓省出一些彩色顏料,創(chuàng )作了毛主席的油畫(huà)肖像。

  1950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成立,徐悲鴻任院長(cháng),王式廓任研究部主任。當時(shí),王式廓在國內美術(shù)界已數腕級人物,但他仍然保持了創(chuàng )作熱情。1973年4月,他接受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油畫(huà)《血衣》的創(chuàng )作任務(wù),到河南安陽(yáng)、鞏縣等地搜集素材。在二十幾天中,王式廓每天帶病工作十三四個(gè)小時(shí),留下了幾十幅具有高度藝術(shù)水平的農民油畫(huà)肖像珍品,最終因勞累過(guò)度手握畫(huà)筆倒在油畫(huà)架旁。

  ■畫(huà)牛為梯 王其智獲得機會(huì )畫(huà)主席

  1931年,王式廓的長(cháng)子王其智在山東掖縣(現在的萊州)西由鎮街頭西村出生了。

  忙于學(xué)繪畫(huà)、教繪畫(huà),王式廓常年游走在北京、上海等地,并沒(méi)有時(shí)間照顧家里,但他沒(méi)有忘記年幼兒子的成長(cháng)。在父子見(jiàn)面有限的時(shí)間內,王式廓抓緊引導兒子學(xué)習繪畫(huà),巧的是,正如王式廓小的時(shí)候一樣,王其智從小也愛(ài)畫(huà)畫(huà)。

  家里人說(shuō),這就是遺傳。王其智的爺爺雖然生長(cháng)在農村,也算是個(gè)文化人,喜好書(shū)畫(huà),很內秀。王式廓從小受其影響,畫(huà)畫(huà)很好。爺爺希望孫子也和兒子一樣聰明伶俐,起“智”字為名。

  最開(kāi)始,王其智照著(zhù)年畫(huà)、畫(huà)片畫(huà),爺爺奶奶夸他畫(huà)得像。這一來(lái),王其智更有興趣畫(huà)畫(huà),隨便什么紙都畫(huà),三天兩頭地畫(huà),還找來(lái)爸爸的《芥子園畫(huà)譜》模仿,畫(huà)得饒有興趣。

  王其智說(shuō),自己最早的寫(xiě)生,就是五六歲時(shí)在村頭畫(huà)牛。他回憶,那時(shí)春夏秋三季,他們村頭大樹(shù)底下常拴著(zhù)一頭黑牛,挺老實(shí)的,或站或臥,姿勢豐富。王其智畫(huà)牛畫(huà)得很像,家里來(lái)了客人,爺爺就給人家看他的畫(huà)。街坊四鄰中傳開(kāi)了:“老王家又出了個(gè)小畫(huà)家!

  雖然父子見(jiàn)面時(shí)間少,但王其智真正的繪畫(huà)啟蒙老師,還是父親。王其智六七歲時(shí),王式廓看了他的畫(huà),非常高興,開(kāi)始教他練毛筆字。告訴他畫(huà)國畫(huà)要從書(shū)法練起,用筆是“釘頭鼠尾”,下筆時(shí)筆鋒如釘子般有力,起鋒時(shí)不是“挑”,一挑就“飄”了。要像老鼠尾巴一樣漸漸減力,最后再回鋒。還給他講“墨分五色”,王其智小小年紀就了解了水墨畫(huà)的基本知識。王式廓兼學(xué)國畫(huà)和西畫(huà),還指導王其智畫(huà)素描,為他以后學(xué)畫(huà)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1949年初,18歲的王其智被父親接到北京,進(jìn)了位于棉花胡同的華北大學(xué)學(xué)習美術(shù)。半年后,華北大學(xué)美術(shù)系和國立北平藝專(zhuān)合并成立了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王其智在這里完成了他的美術(shù)學(xué)習。

  1951年,王其智畢業(yè)。學(xué)校人事科的丁井文找他談話(huà),賣(mài)關(guān)子說(shuō):“給你分配了工作,工作地點(diǎn)不遠!焙髞(lái),王其智才知道自己被分到學(xué)校偉人肖像畫(huà)室工作,那里專(zhuān)門(mén)給中央領(lǐng)導畫(huà)像。在當時(shí),畫(huà)毛澤東、朱德、周恩來(lái)、劉少奇、陳云、林彪、鄧小平和馬恩列斯的大幅油畫(huà)像,是個(gè)光榮的政治任務(wù)。

  歷史往往在逐漸演變中形成交會(huì ),兩代人不經(jīng)意間人生出現了巧合。王其智也沒(méi)有想到的是,在父親創(chuàng )作出毛澤東第一幅版畫(huà)肖像11年之后,他也要著(zhù)手創(chuàng )作毛主席油畫(huà)肖像,而且一畫(huà)就是27年。

照片為介 畫(huà)主席像并非全部寫(xiě)實(shí)

  半個(gè)世紀前,中國百姓把對共產(chǎn)黨的熱愛(ài)凝聚在對開(kāi)國元勛的仰慕之中,懸掛領(lǐng)袖畫(huà)像成一時(shí)風(fēng)氣。但新中國百廢待興,當時(shí)的彩色印刷設備不能完成大幅繪畫(huà)肖像的印刷,手畫(huà)的領(lǐng)袖畫(huà)像一時(shí)也供不應求。王其智說(shuō):“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畫(huà)領(lǐng)袖像,那時(shí)黨政重要機構和駐外使領(lǐng)館都會(huì )在顯著(zhù)位置掛領(lǐng)袖像!

  偉人肖像畫(huà)室的畫(huà)家們與普通畫(huà)家不一樣,他們雖然以照片為基礎進(jìn)行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但更要注意表現領(lǐng)袖的神態(tài)和風(fēng)采。曾任偉人肖像畫(huà)室領(lǐng)導的張振仕對畫(huà)室的畫(huà)家們說(shuō):“周恩來(lái)總理建議畫(huà)偉人肖像要到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肖像畫(huà)室來(lái),這是對我們極大的信任。我們不只是要對著(zhù)相片畫(huà)得像,而且要以藝術(shù)的高度去創(chuàng )作出既形似又傳神的領(lǐng)袖風(fēng)采來(lái)!

  天安門(mén)城樓中央懸掛的毛主席像曾幾度變更。最早畫(huà)像中毛主席戴八角帽,后來(lái)變?yōu)槊夤趥让嫜鲱^像。后又變?yōu)閭让娣诸^平視像。最初懸掛的畫(huà)像,相框的上沿一度超過(guò)城墻上沿,后來(lái)才決定把畫(huà)像降低懸掛位置。

  王其智進(jìn)入畫(huà)室后,從新交到畫(huà)室的毛主席照片中可看出,毛主席的形象又有了一次新的變化。這時(shí),中央將創(chuàng )作毛主席新畫(huà)像的任務(wù),交給了張振仕老師帶領(lǐng)的王其智、金石創(chuàng )作小組。能給毛主席畫(huà)天安門(mén)城樓上的油畫(huà)肖像,王其智十分激動(dòng)。王式廓聽(tīng)說(shuō)此事后也叮囑他:“你要認真研究,仔細創(chuàng )作好毛主席像,把學(xué)習到的繪畫(huà)技術(shù)都用上,多向老師、前輩學(xué)習!

  張振仕老師帶領(lǐng)王其智、金石,三人在廣場(chǎng)各個(gè)角度察看比照。因為廣場(chǎng)空間大,為彌補視覺(jué)效果差,實(shí)際畫(huà)像時(shí)比照片要略有改動(dòng)。主席像的臉略加長(cháng)一些,臉的顏色相對來(lái)說(shuō)上部偏紅,中部偏黃,下部偏青,下巴上的痦子適當縮小而且色彩還要偏淡。人像頭頂的天空留多一些,遠看顯得開(kāi)闊。

  在研究過(guò)程中,王其智提出個(gè)大膽建議,主席的服裝不要像照片那樣有兜蓋。如果畫(huà)上兜蓋又畫(huà)不全,好像衣服上有個(gè)補丁,影響畫(huà)面效果,這是藝術(shù)地表現領(lǐng)袖風(fēng)采的需要。大家試畫(huà)了幾次,效果不錯,領(lǐng)導來(lái)審查時(shí)也認可了。

  剛開(kāi)始創(chuàng )作毛主席油畫(huà)肖像時(shí),王其智天天在畫(huà)室里研究,什么都顧不上。一次,王其智畫(huà)了一半,退到遠處看看效果,一回頭看到父親站在門(mén)旁,微笑地沖他點(diǎn)了點(diǎn)頭!拔也恢浪裁磿r(shí)候來(lái)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時(shí)候走的,更不知道他到底來(lái)畫(huà)室看過(guò)多少次,但我知道,父親始終關(guān)心著(zhù)我的繪畫(huà)!蓖跗渲钦f(shuō)。

  過(guò)了段時(shí)間,他畫(huà)了一張小一點(diǎn)的毛澤東油畫(huà)肖像給父親看,父親用畫(huà)筆添了些紅色在畫(huà)像臉部改了又改。王其智很奇怪,父親解釋?zhuān)约簬状稳ヌ彀查T(mén)特意看了他們畫(huà)的毛主席肖像,因為天安門(mén)城樓的顏色紅得強烈,畫(huà)像臉部顏色相比顯得淺了,少了精神,只有臉部色彩加紅才能突出效果。這讓王其智大受啟發(fā)。

  ■標準為綱 所畫(huà)主席像能裝一車(chē)廂

  領(lǐng)袖畫(huà)像,并沒(méi)有任何機構發(fā)文確定標準。但張振仕領(lǐng)導的偉人肖像畫(huà)室創(chuàng )作的懸掛在天安門(mén)城樓上的毛澤東油畫(huà)肖像,成為此后多年毛主席油畫(huà)肖像沿用的標準。王其智正是參與這個(gè)標準創(chuàng )作的三個(gè)主要人物之一,也是現在唯一健在的一位。

  王其智說(shuō),那時(shí)候畫(huà)一幅六米的毛主席像,畫(huà)布上都要打好方格,確定好之后不會(huì )再動(dòng)!氨热缪劢堑奈恢迷谀膫(gè)方格的哪個(gè)位置,以后無(wú)論畫(huà)像大小,都是固定的!笔O戮褪欠止ず献。王其智個(gè)子高,攀上高梯,畫(huà)上半部分,金石個(gè)子矮,畫(huà)下半部分!昂献魇炀毩,兩個(gè)人從不同方向畫(huà),但顏色還能接上,一點(diǎn)偏差沒(méi)有!蓖跗渲腔貞洉r(shí),也帶著(zhù)得意。

  為領(lǐng)袖畫(huà)像,有很高的榮譽(yù),但也承擔一定的風(fēng)險。當時(shí)很少有這樣的巨幅畫(huà)像,而懸掛在天安門(mén)城樓上的毛主席像,無(wú)論遠看、中看、近看,還是陰天、晴天,都要逼真,這必須發(fā)揮想象力進(jìn)行創(chuàng )作,不可能完全臨摹照片。有一次,細心的周總理路過(guò)發(fā)現,主席看上去不夠精神,要求修改。王其智等人仔細觀(guān)察發(fā)現,是亮面上的眼睛眼窩畫(huà)淺了,把眼部陰影加深后,兩邊的眼睛看上去就對稱(chēng)了。王式廓也叮囑兒子,繪畫(huà)要講求寫(xiě)神,畫(huà)好形象不難,神似才是最高階段。要畫(huà)出領(lǐng)袖的風(fēng)采,畫(huà)出偉人的氣韻,把人的氣勢氣度畫(huà)出來(lái),而不是簡(jiǎn)單的照葫蘆畫(huà)瓢。

  王其智回憶:“從一參加工作開(kāi)始,我就畫(huà)大型的領(lǐng)袖像。要站著(zhù)畫(huà),還要爬到架子上去畫(huà)?梢哉f(shuō),我這一輩子都是站著(zhù)干活,爬上爬下地搞創(chuàng )作!币驗橛彤(huà)注重遠距離的效果,他畫(huà)完一部分,就要從三四米高的畫(huà)架上爬下來(lái),跑到遠處看看效果,再跑回來(lái)爬上架子繼續畫(huà),一天要跑30多趟。

  一次,西哈努克親王訪(fǎng)華,機場(chǎng)上要豎起6米高的毛主席和西哈努克親王的大幅畫(huà)像,迎接貴賓到來(lái)。第二天早上飛機就到,頭一天下午4點(diǎn)多王其智和金石才接到任務(wù)!艾F場(chǎng)搭起畫(huà)板、畫(huà)架就需要兩三個(gè)小時(shí),第二天10點(diǎn)就要舉行歡迎儀式。用油彩畫(huà)畫(huà)時(shí),會(huì )滴到下面畫(huà)框上,油漆工老師傅還要留出兩個(gè)小時(shí)來(lái)補畫(huà)框的油漆。也就是說(shuō)第二天早8點(diǎn)得交活兒!蓖跗渲钦f(shuō),他和金石一晚上就在首都機場(chǎng)廣場(chǎng)上分頭作畫(huà)。當時(shí)天下著(zhù)小雪,畫(huà)家只能在為畫(huà)板臨時(shí)搭的席棚里作畫(huà),盡管手腳凍得麻木了,因為緊張,居然頭上和背上畫(huà)得冒了汗。

  “這真是最緊張的一次,現在想想都是奇跡。當時(shí)根本沒(méi)有考慮不可能,因為必須畫(huà)完!蓖跗渲钦f(shuō),“第二天8點(diǎn)多,席棚一拆,像畫(huà)得挺好的,沒(méi)耽誤國家外交大事,金石和我都樂(lè )了!

  每完成一幅巨幅肖像,王其智都累得半個(gè)月抬不起胳膊,更不用說(shuō)巨大的政治壓力、精神壓力和體力消耗。王其智先后繪畫(huà)了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孫中山、周恩來(lái)等多位偉人畫(huà)像,從北京站的8米巨幅主席像,到人民大會(huì )堂、新華門(mén)、政協(xié)禮堂等處,都有出自他手筆的偉人畫(huà)像。1999年,《紐約時(shí)報》的記者采訪(fǎng)王其智,得知他畫(huà)的毛主席像多得可以裝滿(mǎn)一火車(chē)廂,卻不計報酬,不禁嘖嘖贊佩。

  ■薪火相傳 《血衣》成絕筆《心愿》譜新篇

  1972年,剛剛從牛棚放出來(lái)的王式廓,得知王其智一直堅持畫(huà)毛主席肖像,還利用業(yè)余時(shí)間去油畫(huà)寫(xiě)生,臉上露出多年未見(jiàn)的笑容。

  剛剛恢復工作的王式廓,迫切地想把素描《血衣》畫(huà)成油畫(huà)。為了盡快恢復體力和畫(huà)畫(huà)的感覺(jué),王式廓一方面加強身體鍛煉,一方面天天作畫(huà),家里又恢復了往日的氛圍。1973年的一天晚上,王式廓告訴正在作畫(huà)的兒子,自己明天要去河南搜集《血衣》的素材。王其智放下手中畫(huà)筆,打開(kāi)父親的畫(huà)箱,將要帶的顏料的鉛封口,一個(gè)個(gè)切開(kāi),把父親繪畫(huà)需要的東西,一一擺進(jìn)畫(huà)箱。王其智沒(méi)有料到,父親在河南短短20多天內,畫(huà)了70多幅畫(huà),甚至每天要畫(huà)六七張人物肖像,終于倒在畫(huà)架旁。這一次離別,終成永別。

  上世紀70年代初,王其智等人受邀為人民大會(huì )堂創(chuàng )作井岡山風(fēng)景油畫(huà)。當年上井岡山的路崎嶇不平,處處雜草叢生,路況不明,他們在山民的陪同下徒步上山,深一腳淺一腳并借用木棍來(lái)打草驚蛇。由于路險,他差點(diǎn)掉下山崖,但終于克服了許多困難完成了寫(xiě)生的任務(wù),為人民大會(huì )堂創(chuàng )作了巨幅風(fēng)景油畫(huà)《井岡山》。在當地領(lǐng)導和他們這些青年畫(huà)家座談中,一位當地的領(lǐng)導說(shuō):“當年有一位大畫(huà)家叫王式廓,他來(lái)井岡山寫(xiě)生之后完成了著(zhù)名的油畫(huà)《井岡山會(huì )師》,你們這些搞美術(shù)的小伙子,應該都知道吧?”在座的青年畫(huà)家都笑了,指著(zhù)王其智說(shuō):“何止是知道王式廓,他就是王式廓的兒子!”

  上世紀50年代,王式廓的油畫(huà)《井岡山會(huì )師》廣為人知,還曾作為建軍30周年紀念郵票的畫(huà)面。十幾年之后,王其智也赴井岡山寫(xiě)生,創(chuàng )作出油畫(huà)《井岡山》懸掛于人民大會(huì )堂貴賓接待廳,成為國家領(lǐng)導人接待外賓時(shí)的背景油畫(huà),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就是在這幅畫(huà)面前開(kāi)始商討香港回歸問(wèn)題。父子兩代畫(huà)家,一次次在歷史中暗合、交會(huì )。

  “父親不僅在繪畫(huà)手法上給我中肯的指點(diǎn),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在為美術(shù)事業(yè)無(wú)私奉獻的精神上,他是我的楷模!蓖跗渲钦f(shuō),“我父親教我畫(huà)畫(huà),我上學(xué)又學(xué)畫(huà)畫(huà),畢業(yè)后領(lǐng)導上分配讓我畫(huà)畫(huà)。我這一輩子就會(huì )畫(huà)畫(huà),F在雖然一把年紀了,畫(huà)畫(huà)是我唯一的興趣所在和生活的主要內容!

  這是王其智的肺腑之言。時(shí)間也見(jiàn)證著(zhù)他將這一諾言的兌現。

  上世紀80年代,王其智已由工作崗位上離休,再也沒(méi)有誰(shuí)給他分配畫(huà)領(lǐng)袖像的任務(wù)了。但王其智還陸續創(chuàng )作了國家第二代、第三代領(lǐng)導人的油畫(huà)巨作,其中影響最大的一幅叫《心愿》。

  《心愿》是反映鄧小平看香港回歸的作品。王其智看到改革開(kāi)放后國家的強盛,看到一國兩制政策落實(shí)和香港的回歸,打心眼兒里覺(jué)得鄧小平確實(shí)是偉大的總設計師!靶∑酵旧跋M谙愀刍貧w時(shí),能踏上屬于中國自己的領(lǐng)土香港特別行政區看看,但小平同志沒(méi)有等到那一天就走了。作為畫(huà)家,我有責任在美術(shù)作品里實(shí)現小平同志的夙愿!庇谑,一幅名為《心愿》的油畫(huà)作品完成,畫(huà)中香港維多利亞海灣蔚藍的海水和岸邊林立的高樓大廈襯托出鄧小平的微笑和自豪。

  直到最近,王其智仍在創(chuàng )作新的偉人油畫(huà)。他把家里最大的客廳當做了畫(huà)室,畫(huà)室里掛著(zhù)多幅油彩的領(lǐng)袖畫(huà)像,畫(huà)案上既有中國的文房四寶,也有油畫(huà)筆、油彩和調色板。81歲的王其智說(shuō),自己每天仍然保持6個(gè)小時(shí)的創(chuàng )作時(shí)間,他還要創(chuàng )作許許多多作品。

  今年5月6日,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美術(shù)館隆重舉行“王式廓誕辰100周年紀念大會(huì )”,并同時(shí)舉行“從延安到北京——王式廓百年紀念展”開(kāi)幕式、紀念王式廓百年誕辰座談會(huì )、王式廓藝術(shù)成就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等,以多種形式紀念緬懷王式廓先生。教育部、文化部、中國文學(xué)藝術(shù)界聯(lián)合會(huì )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中國美術(shù)館、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多家單位聯(lián)合舉辦這樣大型的紀念活動(dòng),實(shí)屬難得。原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主席靳尚誼說(shuō):“王式廓的藝術(shù)高度至今還沒(méi)有被完全認識到!

  81歲高齡的王其智來(lái)到父親作品展覽的開(kāi)幕式。作為王式廓唯一的兒子,一向低調的他,認真地觀(guān)看著(zhù)父親的畫(huà)作。在父親創(chuàng )作的版畫(huà)《毛澤東像》前,他抬起手指著(zhù)這幅畫(huà)述說(shuō)其中的故事。有觀(guān)眾認出他來(lái),要求在畫(huà)像前合影,老人雖很疲憊,但卻一一滿(mǎn)足要求。

  在王式廓百年紀念展舉行的同時(shí),“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九十周年中國油畫(huà)展”也在中國美術(shù)館開(kāi)幕,王其智的三幅油畫(huà)巨作《毛澤東肖像》、《心愿》、《傳承》入展。一家兩代畫(huà)家,同時(shí)在北京重大美術(shù)展覽上展出,父子再度精神相會(huì )。

  “近40年來(lái),對父親的回憶常常伴隨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崩先苏f(shuō)這話(huà)的時(shí)候,面色平靜,內心的感情只有他自己能夠體會(huì )。

責任編輯:陶云江

本文相關(guān)新聞

網(wǎng)友評論[點(diǎn)擊評論]

熱點(diǎn)圖片

>進(jìn)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