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大名碑之泰安張遷碑

2012年07月18日 10:47作者:來(lái)源:大眾網(wǎng)綜合

 《張遷碑》是東漢晚期作品。此碑通篇為方筆,方整勁挺,棱角分,結構謹嚴,筆法凝練,初看似乎稚拙,細細品味才見(jiàn)精巧,章法、行氣也見(jiàn)靈動(dòng)之氣,沉著(zhù)有力,古妙異常。近代書(shū)家李瑞認為《張遷碑》上承西周《盂鼎》書(shū)風(fēng),四平滿(mǎn),嚴正樸茂,而且接近楷法,開(kāi)啟北魏《張猛龍碑》、《龍門(mén)二十品》一路書(shū)法。

 

  《張遷碑》,全稱(chēng)《漢故榖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亦稱(chēng)《張遷表》。碑石在山東東平州學(xué)(今山東東平縣)。原石今置泰安岱廟炳靈門(mén)內。漢中平三年(公元186年)二月刻。明初出土。隸書(shū)。碑陽(yáng)十五行,行四十二字:碑陰三列,上二列十九行,下列三行。碑額篆書(shū)題〖漢故榖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十二字。意在篆隸之間而屈曲填滿(mǎn),有似印文中繆篆,人因以篆目之。碑文系故吏韋萌等對故令張遷的追念。碑文書(shū)法多別體,未署書(shū)者姓名,刻石人為孫興,所以有人懷疑是摹刻品,但就端直樸茂之點(diǎn)而言,非漢人不能,所以決為當時(shí)之物。碑陰所刻人名,書(shū)亦雄厚多姿。書(shū)風(fēng)古茂樸厚,方勁雄渾。運筆多采“方筆”,筆道粗細介于二分筆與三分筆之間。波畫(huà)的提按過(guò)渡不甚明顯,有別于孔廟三碑的大撇重捺。字形偏于古拙一路,雖字跡多漫漶,然端整雅練,剝落之痕亦復天然,結字運筆已開(kāi)魏晉風(fēng)氣。北魏《鄭文公碑》、《始平公造像記》等石刻、造像無(wú)不與它有著(zhù)嫡乳關(guān)系!稄堖w碑》字跡看似規正古拙,實(shí)則結字巧麗。

 

 

《張遷碑》者,中國十大名碑之一。[注1] 是張遷故吏韋萌等人,為感思他任谷城長(cháng)的功績(jì),所樹(shù)表頌之碑也。谷城縣“后漢置,屬兗州東郡。治春秋谷邑,即今平陰縣平陰鎮西南21公里,谷城山(又名黃石山)南麓東阿鎮。晉屬濟北國,劉宋屬濟北君。后魏時(shí)谷城縣入盧縣。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復置谷城縣,屬鄆城東平郡。仍治后漢谷城縣城。武德六年(公元623年)谷城縣入東阿縣!盵注2]《張遷碑》自明朝在谷城出土,多有印拓,影響較大,評價(jià)甚高!啊稄堖w碑》是東漢隸書(shū)成熟時(shí)期的作品,書(shū)法造詣極高,多為后人效仿。在眾多的漢代碑刻中,此碑風(fēng)貌極為強烈,格調方正古拙,質(zhì)樸穩健,堪稱(chēng)神品!盵注3]此可知《張遷碑》風(fēng)格大氣,古樸厚重,學(xué)者眾多,經(jīng)久不衰。余自幼臨之,從1951年后,始知《張遷碑》出土于青龍山麓。雖多次拜謁,其興致未盡,今書(shū)成拙文,愿與書(shū)友共賞之。


 

(一)略談張遷及《張遷碑》的變遷


 

1)略談張遷其人。張遷者,字公方,河南陳留己吾人氏。東漢時(shí)曾任谷城長(cháng),后任蕩陰令也。其人如何,據查《后漢書(shū)》、《平陰縣志》、《湯陰縣志》均無(wú)傳。只能從《張遷碑》中了解張遷!稄堖w碑》是他的故吏韋萌等人,為表彰他在谷城長(cháng)任上的功績(jì),于東漢靈帝中平二年(公元186年)刻石,為張遷樹(shù)碑一通,全稱(chēng)為《漢故谷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簡(jiǎn)稱(chēng)《張遷碑》或《張遷表頌》。此碑出土于明代初年。雖正史無(wú)有查到關(guān)于張遷事跡記載,但可以從碑文中得知:"君諱遷,字公方,陳留己吾人也。君之先,出自有周,周宣王中興,有張仲,以孝友為行,披覽《詩(shī).雅》,煥知其祖。高帝龍興,有張良,善用籌策,在帷幕之內,塊勝負千里之外,析圭于留。文景之間,有張釋之,建忠弼之謨。帝游上林,問(wèn)禽狩所有,苑令不對,更問(wèn)嗇夫,嗇夫事對。于是進(jìn)嗇夫為令,令退為嗇夫。釋之議為不可;苑令有公卿之才,嗇夫喋喋小吏,非社稷之重。上從言。孝武時(shí),有張騫,廣通風(fēng)俗,開(kāi)定畿寓,南苞八蠻,西羈六戎,北震五狄,東勤九夷。"[注4]由此不但知道張遷的身世,還知其祖上,為輔漢室,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張遷本人,在任谷城長(cháng)時(shí),鞠躬盡瘁,治理有方,政績(jì)卓越。其碑文曰:"少為郡吏,隱練職位,常在股肱。數為從事,聲無(wú)細聞。征拜郎中,除谷城長(cháng)。蠶月之務(wù),不閉四門(mén)。臘正之(祭),休囚歸賀。八月[筭]民,不煩于鄉。隨就虛落,存恤高年。路無(wú)拾遺,犁種宿野。"[同注1]可見(jiàn)張遷人品高尚,純潔如玉。其碑文曰:"於穆我君,既敦既純。雪白之性,孝友之仁。紀行求本,蘭生有芬,克岐有兆,綏御有勛。利器不覿,魚(yú)不出淵。國之良干,垂愛(ài)在民。[蔽]沛棠樹(shù),溫溫恭人。干道不繆,唯淑是親。"[同注4]由于張遷孝友心仁,垂愛(ài)民眾,也受到民之眾擁護,祝愿他"既多受[祉],永享南山。干祿無(wú)疆,子子孫孫。"[同注4]從這些贊譽(yù)中,知張遷是一位品德高尚,有辦事能力,為眾人所愛(ài)戴的人。得故吏樹(shù)碑立傳以頌揚。


 

2)《張遷碑》出土后的歷代變遷。據載《張遷碑》于明代初年出土后,立于東平儒學(xué)明倫堂前,時(shí)銘文完好。至明正德年間(1506-1521),時(shí)僅缺5字。即"東里潤色君"字。至清乾。1736-1795),"東"字泐半,"里"字泐半,"潤"字泐半,"水"旁存中點(diǎn),"色"字與下邊的"君"字泐大半。光緒十八年(1892)碑毀于火。常州翕氏,此后曾摹刻!啊稄堖w碑》全稱(chēng)為《漢故谷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據《山左金石志》云:‘東漢時(shí),東郡置谷城、東阿二縣。宋時(shí)凡三遷,明時(shí)乃遷谷城鎮,即今東阿縣治,今東阿屬泰安府,在唐宋元皆隸東平!謸陡f志》記載,原碑明時(shí)掘地時(shí)得之,未祥其處,意必漢時(shí)谷城舊影也!鍟r(shí),此碑南向立于山東東平州學(xué)明倫堂前,現藏于山東泰安岱廟東廡!盵注5]1983年9月移岱廟碑廊至今,外置玻璃罩保護,F已殘泐68字,其中22字全泐。


 

(3)《張遷碑》出土原址探索!稄堖w碑》出土具體方位,是今平陰縣青龍山麓。據平陰志載:"此碑出土于明代舊縣鄉青龍山下,1965年遷至泰安岱廟內保存。"[同注4](平志446)青龍山原屬東阿縣,以黃河為界后,劃屬平陰縣東阿鎮,現地址處于東平縣與平陰縣交界處,解放后,為治理東平湖水指揮方便,又多次改變縣屬關(guān)系。平陰縣解放后屬泰安專(zhuān)區,“1959年1月30日,平陰縣并入東平縣,劃歸聊城專(zhuān)區;9月14日恢復平陰縣,劃歸濟南市;1960年1月22日,平陰縣劃歸菏澤專(zhuān)區;3月28日,平陰縣劃歸濟南市!盵注6]但《張遷碑》出土地址青龍山,是誰(shuí)也改變不了得。因是表頌碑,定豎于人口繁華地段,或有紀念意義的場(chǎng)所等地。


 

吾觀(guān)青龍山不高,屬丘陵地形,土地瘠薄,五谷不豐,一片荒坡。我曾三次專(zhuān)門(mén)去考察過(guò)《張遷碑》的具體位置,尋求《張遷碑》底座。最近一次是2008年3月14日,一行8人,在當地村民的協(xié)助導引下,亦勘查無(wú)果,F說(shuō)有兩址,一說(shuō)埋在公路下;一說(shuō)豎于水庫旁。吾想,此是為張遷歌功頌德,不可能把此碑置于荒郊野外,而應置于縣城中心!稄堖w碑》若置在青龍山下,此地定是谷城縣舊址。為什么遷城?拙見(jiàn)認為,遷城的原因有二:其一,由于水災,全城淹沒(méi),不便恢復,需遷新城。其二,原址交通不便。由于運河開(kāi)通,為了更快的發(fā)展經(jīng)濟,把縣城遷到運河邊上,這是可能的。遷城后《張遷碑》仍留在青龍山下。從地面看,并無(wú)磚瓦石塊,不象是老城遺址,可能因年代久之故。此地今屬“舊縣鄉”,名稱(chēng)來(lái)歷疑指原谷城縣,當地還有“獅子紅眼淹舊城”之說(shuō),與史似吻。由此可見(jiàn),《張遷碑》置此地無(wú)疑,只是具體方位難定。


 

4)《張遷碑》始建的設想探索!稄堖w碑》是由張遷故吏韋萌等人,為他樹(shù)碑立傳,是為了追思感恩,為活人立碑,是為表頌。從碑文"故吏韋萌等,僉然同聲,賃師孫興,刊石立表,以示后昆。"研究得知,韋萌有可能是張遷升蕩陰令后的繼承人,不然,韋萌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號召力。若韋萌是二把手,就有可能辦不成此事。從歷代政界的觀(guān)點(diǎn)看,因為二把手說(shuō)了是不算數的。拙見(jiàn)認為,韋萌作主,賃孫興為張遷刊石立表,以示后昆,順理成章。做好后的《張遷碑》,選址何處?事關(guān)重要,拙見(jiàn)認為,有四種可能:其一,置于谷城近郊風(fēng)景區內,供游人觀(guān)賞。其二,置于廟堂內,當神位供養。其三,置于谷城長(cháng)任所院內,以示榜樣,供后人敬仰。其四,另置獨立院落,專(zhuān)人管理。權衡以為,以置于廟堂,供賞者仰觀(guān)的可能性最大。


 

(二)《張遷碑》的陽(yáng)面碑文與內涵


 

1)《張遷碑》陽(yáng)面碑文內容。從形式上看,分為三個(gè)自然段:第一段是說(shuō)明樹(shù)碑立傳原由,具體敘述張遷的籍貫、身世、功績(jì)等。第二段是說(shuō)張遷的德性修養,永享南山紀之。第三是說(shuō)樹(shù)碑時(shí)節,發(fā)起為張遷樹(shù)碑人,刊石人等。碑額12字:漢故谷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碑陽(yáng)全文為567個(gè)字。全文如下:


 

君諱遷,字公方,陳留己吾人也。君之先,出自有周,周宣王中興,有張仲,以孝友為行,披覽《詩(shī).雅》,煥知其祖。高帝龍興,有張良,善用籌策,在帷幕之內,決勝負千里之外,析?于留。一文景之間,有張釋之,建忠弼之謨。帝游上林,問(wèn)禽狩所有,苑令不對,更問(wèn)嗇夫,嗇夫事對。于是進(jìn)嗇夫為令,令退為嗇夫。釋之議為不可;苑令有公卿之才,嗇夫喋喋小吏,非社稷之重。上從言。孝武時(shí),有張騫,廣通風(fēng)俗,開(kāi)定畿寓,南苞八滿(mǎn),西羈六戎,北震五狄,東勤九夷;倪h既殯,各貢所有。張是(氏)輔漢,世載其德。爰既且(暨)于君,蓋其[纏][聯(lián)]。纘戎?zhù)櫨w,牧守相系,不[隕]高問(wèn)。孝弟于家,中謇于朝。治京氏《易》,聰麗權略,藝于從[政]。少為郡吏,隱練職位,常在股肱。數為從事,聲無(wú)細聞。征拜郎中,除谷城長(cháng)。蠶月之務(wù),不閉四門(mén)。臘正之[祭],休囚歸賀。八月[筭]民,不煩于鄉。隨就虛落,存恤高年。路無(wú)拾遺,犁種宿野。黃巾初起,燒平城市,斯縣獨全。子賤孔蔑,其道區別!渡袝(shū)》五教,君崇其寬;《詩(shī)云》愷悌,君隆其恩;東里潤色,君垂其仁。邵伯分陜,君懿于棠。晉陽(yáng)[佩][韋],西門(mén)帶弦。君之體素,能雙其勛。流化八基,遷蕩陰令。吏民頡頏,隨送如云。周公東征,西人怨思,奚斯贊魯,考父頌殷。前[哲]遺芳,有功不書(shū),后無(wú)述焉。于是刊石豎表,銘勒萬(wàn)載。三代以來(lái),雖遠猶近,《詩(shī)》云舊國,其命惟新。


 

於穆我君,既敦既純。雪白之性,孝友之仁。紀行求本,蘭生有芬,克岐有兆,綏御有勛。利器不覿,魚(yú)不出淵。國之良干,垂愛(ài)在民。[蔽]沛棠樹(shù),溫溫恭人。乾道不繆,唯淑是親。既多受(祉),水享南山。干祿無(wú)疆,子子孫孫。


 

惟中平三年,歲在攝提,二月震節,紀日上旬。陽(yáng)氣厥[析],感思舊君。故吏韋萌等,僉然同聲,賃師孫興,刊石立表,以示后昆。共享天(祚),億載萬(wàn)年。[注7]


 

2)《張遷碑》陽(yáng)面撰文者與雕刻者探秘!稄堖w碑》的撰文者與雕刻者,是韋萌和孫興。何以知之?從碑文“故吏韋萌等,僉然同聲,賃師孫師,刊石立表,以示后昆!盵同注4]韋萌作為發(fā)起人,我認為他在職位身份、年齡威望、業(yè)務(wù)能力等方面,都占有一定的權威性和號召力,不然誰(shuí)聽(tīng)他的招呼,就是不是他親自動(dòng)筆,也是由他委托起草人,招集眾人商討,親自拍板定稿。至于碑的書(shū)寫(xiě)者,不敢斷定。從“爰既且(暨)于君,蓋其纏聯(lián)!卑选棒摺弊謱(xiě)成“既且”,文理不通,詞不達意,也不復合“四字句”文法。由此得知,撰稿人不是書(shū)碑人,因為書(shū)碑者文化不高,不認識“暨”字,古代都豎寫(xiě),誤以“暨”為兩字,所以把“暨”寫(xiě)成“既且”。如撰稿者自己書(shū)寫(xiě),不可能出現如此淺顯的錯誤。從“賃師孫興,刊石立表,”足以肯定,孫興是刻碑人。從碑刻字口風(fēng)貌看,孫興的刻字功夫很熟練,能否是他寫(xiě)的,或直接刻的,我覺(jué)得這種可能性很小,特別是碑額的字體,直接入刀是不可能的。從《張遷碑》的書(shū)寫(xiě)水平看,定是當時(shí)書(shū)法名家。


 

(三)《張遷碑》的陰面碑文及疑惑略說(shuō)


 

《張遷碑》陰面,只是刊載樹(shù)碑捐資者名字與金額,但從此資料中,可以反映出幾個(gè)方面的問(wèn)題,略說(shuō)如下:


 

1)《張遷碑》陰面碑文!稄堖w碑》陰面碑文的風(fēng)格特點(diǎn),與陽(yáng)面出于同一書(shū)家,孫興刊石,只是字比陽(yáng)面小一些。上下3列,從右至左排列,上兩列19行,下列3行。從碑文看,應為333個(gè)字,空格12個(gè),實(shí)有為321個(gè)字,其中7個(gè)字不清楚,但能猜測辯明出是什么字,F書(shū)于下(見(jiàn):附圖2):


 

1行:故安國長(cháng)韋叔珍錢(qián)五百 故吏韋公逴錢(qián)七百   故吏韋孟光鈸五百


 

2行:故從事韋少玉錢(qián)五百   故吏韋排山錢(qián)四百   故吏韋孟平錢(qián)三百


 

3行:故從事韋元雅錢(qián)五百   故吏范巨錢(qián)四百    故守令韋元考錢(qián)五百


 

4行:故從事韋元景錢(qián)五百   故吏韋義才錢(qián)四百


 

5行:故從事韋世節錢(qián)五百   故吏韋輔節錢(qián)四百


 

6行:故守令韋叔遠錢(qián)五百   故吏韋元緒錢(qián)四百


 

7行:故守令范伯犀[][][]   故吏韋容人錢(qián)四百


 

8行:故吏韋金石錢(qián)二百   故從事原宣德錢(qián)三百


 

9行:故督郵范齊公錢(qián)五百   故吏韋公明錢(qián)三百


 

10行:故吏范文宗錢(qián)千    故吏范成錢(qián)三百


 

11行:故吏范世節錢(qián)八百   故吏韋輔世錢(qián)三百


 

12行:故吏韋輔卿錢(qián)七百   故吏范國方錢(qián)三百


 

13行:故吏范季考錢(qián)七百   故吏韋伯善錢(qián)三百


 

14行:故吏韋伯臺錢(qián)八百   故吏s鋟鈄媲?/span>


 

15行:故吏范德寶錢(qián)八百   故吏韋德榮[][][]


 

16行:故吏韋公?錢(qián)五百   故吏范利德錢(qián)三百


 

17行:故吏s鋃ü甙?nbsp;故吏韋武章[][][]


 

18行:故吏韋閏德錢(qián)五百   故吏騮叔錢(qián)[][][]


 

19行:故吏孫并高錢(qián)五百   故吏韋宜錢(qián)三百[注8]


 

眾人所捐錢(qián)幣,是指東漢通用貨幣“四出五銖”錢(qián),其單位為“枚”!啊某鑫逯辍,東漢靈帝中平三年(186)始鑄,亦稱(chēng)‘角錢(qián)’!盵注9]“百”者即指“百枚”也。


 

2)《張遷碑》捐資人員多少初探。從《張遷碑》其陰面文字所知,出資者是41人。從其排列格式分析,捐款者遠遠超越碑載人數。原因有三:其一,人數肯定超過(guò)41人,在陽(yáng)面碑文中曰:"故吏韋萌等,僉然同聲。"其人數何其多也。在碑陰41人中,不包括韋萌,也無(wú)孫興。此二人不可能不出資,特別是韋萌,作為給張遷樹(shù)碑立傳的倡導者,不出捐款,是不可能的,但碑陰41人中不包括他韋萌。估計出資人數,超過(guò)碑上書(shū)名者。其二,在捐資41人中,有"韋"姓26人,"范"姓10人。"“s?rdquo;姓2人;孫"姓1人,"原"姓1人,"騮"姓1人。在張遷的故吏中,為什么“韋”姓那么多?是他帶來(lái)的?就目前而言,當地無(wú)有"韋"姓。但距青龍山附近,今有“魏院”村,“魏”與“韋”有無(wú)關(guān)系,現不可知。其三,碑陰只有3列,從所書(shū)位置觀(guān),碑陰面可書(shū)6列。若只有41人,應踞中分布排列,不應只排在上部。如此排法,若以排滿(mǎn)列行計算,約書(shū)百余人。這與谷城實(shí)際管理人員數,亦未必相符。所以,余認為碑陰刻的捐款人數,與實(shí)際不完全相符,最其碼是韋萌的名字未有刻上去。這決不是疏忽,必事出有因。因為韋萌是倡導發(fā)起者,應首書(shū)之。未書(shū)原因,而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刻制的過(guò)程中,發(fā)生了矛盾,已刻的就刻了,未刻的就不刻了。


 

3)為樹(shù)《張遷碑》捐資金額初探。從《張遷碑》陰面得知,在41人中,每個(gè)人所捐錢(qián)數不等,二百錢(qián)1人、三百錢(qián)10人、四百錢(qián)4人、五百錢(qián)12人、七百錢(qián)4人、八百錢(qián)3人、錢(qián)千1人,另四人無(wú)錢(qián)數。共計金額為:1萬(wàn)7千8百錢(qián),推測實(shí)際數額還要多。漢錢(qián)是以"枚"為單位的。那么多錢(qián),碑石料及作碑等項開(kāi)支,是不可能用完的,余錢(qián)何用?拙見(jiàn)認為有三:其一,蓋《張遷碑》碑亭用,求其氣派。其二,購置《張遷碑》院落用,為求其碑的長(cháng)久之計。其三,余錢(qián)救濟貧民用,以求得民心。


 

(四)《張遷碑》的設計大小與藝術(shù)


 

《張遷碑》設計制作的特點(diǎn),是指碑兩側的蟠龍與碑首吉祥物,圖案新穎,栩栩如生,舉世無(wú)雙。我觀(guān)《張遷碑》用料,是取材與當地所產(chǎn)的“花崗巖”,石質(zhì)堅硬,黑中略微帶斑點(diǎn)。是制碑的優(yōu)質(zhì)材料,但無(wú)有特別之處。


 

1)《張遷碑》的大小尺寸概說(shuō)。對于《張遷碑》的高度、寬度、厚度,各書(shū)之說(shuō),略有差異。例如:趙普曰:《張遷碑》"碑高3.17米,寬1.07米,碑陽(yáng)文15行,行42字,碑陰三列,上二列19行,下列3行。碑陽(yáng)有陰刻篆額'漢故谷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原石立于山東省東平縣,明朝萬(wàn)歷年間出土,今藏山東省泰安之岱廟。"[注10]又如,沈維進(jìn)曰:《張遷碑》"隸書(shū),高292厘米,寬107厘米,厚20厘米。"[注11]董雁說(shuō):《張遷碑》“明初出土。碑高314厘米,寬106厘米!盵注12]多種說(shuō)法,略有差別,但都出處有據,余認為,此乃測量誤差或多次轉抄之誤也。


 

我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始識《張遷碑》,每次觀(guān)望其碑,肅然起敬,賞其碑文,心潮澎湃,贊嘆不已。特別是1973年國慶節,我與愛(ài)書(shū)道友于國壽,在泰安非常認真的欣賞過(guò)《張遷碑》等碑刻,至今還存有當年用復印紙制作的拓片。多年以來(lái),每去泰岱,必定去賞識一番《張遷碑》。2007年7月11日,吾與陳斌先生專(zhuān)程去岱廟研究《張遷碑》,并對《張遷碑》實(shí)體作了認真測量。其碑通高:3.05米左右。分別是:底座髙:0.20米;碑正文高:2.23米;碑額高:0.42米;碑緣高約0.20米。碑通寬:1.20米。分別是:碑身寬1.07米;碑緣寬是0.13米(每邊約0.065米)。 碑厚度:是0.20米。其碑文字最大的約為:寬5厘米,高4厘米。例如:“龍”、“興”、“麗”等字。最小的約為:寬4厘米,髙3厘米。例如:“公”、“留”、“自”等字。碑陰面的字比陽(yáng)面的字小許多,寬髙約有2.5厘米至3厘米。字雖略有大小不等,但很協(xié)調。


 

(2)《張遷碑》的側面設計特點(diǎn)?對于東漢《張遷碑》來(lái)說(shuō),其設計特點(diǎn),是碑兩側有6條蟠龍浮雕,精致絕倫,形象逼真。拙見(jiàn)認為,這是其碑設計的最大特點(diǎn)之一。在碑的側面左右邊緣,分別雕刻三條龍。每側三條,完全對稱(chēng)。下邊兩條,長(cháng)度約為1.17米,頭朝上下各一條,相互盤(pán)繞著(zhù)三個(gè)花。頭朝上的一條,咬著(zhù)上邊一條龍的尾,上邊的一條龍,又咬著(zhù)上邊碑首一只鳥(niǎo)的尾,鳥(niǎo)上還有一物,幾乎完全殘損,只有腳,象是獸類(lèi),似為麒麟,或神妖之類(lèi)。上邊龍與下邊龍,近似等長(cháng)。實(shí)際并不相等,因為上邊龍的尾部,被下邊龍的口咬著(zhù),看不清楚,不便測量有多長(cháng),看樣子上半部應當均等。在中國碑學(xué)史上,兩側是龍的碑,古今罕見(jiàn)。其龍身凸出最高處,約為0。066厘米。鱗片整齊,雕刻精美,大小統一,清晰可見(jiàn)。


 

(3)《張遷碑》的首部設計飾物之迷?在《張遷碑》圓形碑首對稱(chēng)兩側面上部,有兩只鳥(niǎo),均不完整,左邊一只破損厲害,幾乎看不出來(lái)是鳥(niǎo)。右邊一只,雖頭殘無(wú),其身完好,明晰是鳥(niǎo),因左右對稱(chēng),可以判斷左邊也是鳥(niǎo)。鳥(niǎo)高約有0.25米,長(cháng)約有0.30米。兩鳥(niǎo)之間,約有0.60米距離,中有一物,損害嚴重,沒(méi)有頭部,也無(wú)沒(méi)有身軀,只能看到腳,象是貓科動(dòng)物(看不清)。不知何物。據我分析,有四種可能性:其一,可能是麒麟,因麒麟是吉祥物。其二,有可能是佛像,也是吉祥物的象征。其三,有可能是神仙,因神萬(wàn)能,不僅長(cháng)壽,其法術(shù)無(wú)邊。其四,有可能是怪物。也可能是別的神獸之類(lèi)東西,表示長(cháng)壽,為民造福。不管是何物,其寓意應當是有祝;蜷L(cháng)壽。表達對谷城長(cháng)張遷的敬意。


 

4)《張遷碑》碑座設計探索。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張遷碑》,底座是水泥制做固定的。髙約0.20米。這在東漢,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那時(shí)還未有水泥!稄堖w碑》三米多高,不可能豎立于平地。碑座是什么樣子?未見(jiàn)實(shí)物,也未見(jiàn)記載。余猜測有三:其一,大方石一塊,中間一孔,似榫卯凸凹,合而立之。其二,碑座是龜。漢.流行龜馱碑。曾有規定曰:"五品以下,不準用龜。"是多咱規定的?那個(gè)朝代規定的?執行如何?如還未有執行,底座可能是龜。其三,置碑于石崖。古代青龍山,有可能石崖峭壁,到處林立,置于石壁,亦是可能的。


 

(五)《張遷碑》的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略談


 

《張遷碑》的學(xué)術(shù)價(jià)值,主要表現在它的美學(xué)價(jià)值,書(shū)學(xué)價(jià)值,史學(xué)價(jià)值,文學(xué)價(jià)值等方面。其價(jià)值的大小,不僅在于書(shū)法藝術(shù),還在于它的書(shū)法文字內涵與設計。主要的有以下四點(diǎn):


 

(1)《張遷碑》的美學(xué)價(jià)值。從美學(xué)的價(jià)值來(lái)看,在碑刻學(xué)上是個(gè)創(chuàng )舉。主要表現在《張遷碑》的設計工藝美,在碑的兩側,是制作優(yōu)美的六條龍,不僅是設計的圖案優(yōu)美,而且制作的也很精致,龍頭凸顯,龍眼圓睜,兩耳豎起,鱗片披甲,龍身盤(pán)繞,歡騰欲飛。在碑首還有吉祥鳥(niǎo),炯炯有神,是其碑設計之美也,F在已無(wú)從考查《張遷碑》的底座,估計其設計也一定是相輔相成的。待以后若能找到,那將是一大幸事。


 

(2)《張遷碑》的書(shū)學(xué)價(jià)值。有的隸書(shū)分為多型若把漢隸分成清秀典雅型與古樸雄健型兩個(gè)大類(lèi),那么《張遷碑》就是古樸雄健型隸書(shū)的代表。他的書(shū)法價(jià)值,在于它代表了漢隸古樸強雄風(fēng)格!稄堖w碑》用筆方峻,強悍雄健。它的出土,使隸書(shū)豐富多采,為隸書(shū)的發(fā)展注入了新鮮"血液",特別表現在錢(qián)泳(1759--1844)鄧石如(1743--1805)等人的隸書(shū),他們都從《張遷碑》汲取營(yíng)養,書(shū)法充滿(mǎn)活力。從整體來(lái)說(shuō),使原本清雅秀美的隸書(shū),不僅變得筆畫(huà)豐滿(mǎn),而且剛勁有力,使隸書(shū)進(jìn)入了一個(gè)新的境界。


 

(3)《張遷碑》的史學(xué)價(jià)值。通過(guò)《張遷碑》的記載,我們知道東漢時(shí)的一位縣官叫張遷,這不是唯一縣令,這么小的官,留下姓名的屈指可數,特別是活著(zhù)由故吏為自己樹(shù)碑立傳的,那就更少了。通過(guò)《張遷碑》內容,我們可以了解到東漢,當時(shí)的風(fēng)俗民情,官民關(guān)系,還是相當融洽。由《張遷碑》的原因,一個(gè)短命的谷城縣(東漢--北齊)[注13],也載入了史冊,成為一座古老縣城,可惜今不復存,而史跡永在!稄堖w碑》證實(shí),在東漢時(shí)代,活人可以樹(shù)碑立傳,這在史書(shū)上,還未看到記載!稄堖w碑》還是研究張遷本人與縣令調遷的重要史料,政績(jì)好的縣官,是會(huì )及時(shí)得到升遷的,此乃其中一例。


 

(4)《張遷碑》的文學(xué)價(jià)值,在于詩(shī)韻美!稄堖w碑》全文句型,多為"四字句",這在東漢來(lái)說(shuō),最流行的就是"四字句",可歌可頌,詩(shī)韻無(wú)窮,有時(shí)代文學(xué)的代表性。例如:"雪白之性,孝友之仁。紀行求本,蘭生有芬,克歧有兆,綏卸有勛。利器不覿,魚(yú)不出淵。國之良干,垂愛(ài)在民。蔽沛棠樹(shù),溫溫恭人。乾道不繆,唯淑是親。"[同注4]其文優(yōu)美,頌之如歌。


 

《張遷碑》學(xué)術(shù)價(jià)值,還在于它的設計,世間奇特,獨一無(wú)二。其學(xué)求價(jià)值,藝術(shù)價(jià)值,表現在多方面。但主要的是其高超的思想藝術(shù)性,碑側設計六條龍,寓意深邃,為何設計"六"條龍?余之拙見(jiàn):"六"是吉祥數字,有"六親"、"六書(shū)"、"六合"、"六神"、"六畜"、"六韜"、"六藝"、"六六大順"等,其實(shí),就是用"六"真誠的向張遷表示敬意。碑首設計有兩只鳥(niǎo),意在鳳凰化身,表示對張遷的祝愿,凡"好事成雙","兩全齊美","兩袖清風(fēng)",其意盡在稱(chēng)贊張遷的人品高尚,他敬老愛(ài)幼,為官清廉,受民擁戴。若把"龍"與"鳳"合在一起,就是"龍鳳呈祥","龍飛鳳舞",祝賀張遷高升。設計者把人們要表達的夙愿,都和碑的設計融為一體,可見(jiàn)《張遷碑》設計藝術(shù)之高也。


 

(六)《張遷碑》的書(shū)法風(fēng)格及影響


 

明代以后的許多書(shū)法名家,對于《張遷碑》的書(shū)法風(fēng)格,做過(guò)一些評論。竟然有說(shuō)《張遷碑》為重刻者。"此碑于明代出土后,顧炎武等見(jiàn)碑中有別體、錯字出現,便推斷為偽作。然而清代著(zhù)名書(shū)法家楊守敬指出:'顧炎武疑后人重刻,顧氏善考察而不精鑒賞,故有此說(shuō)。'"[注14]拙見(jiàn)認為,從政治目的、經(jīng)濟效益等方面分析,都是不可能的事。從《張遷碑》諸本書(shū)法來(lái)看,均出一轍,偽刻之說(shuō),不可信矣。


 

(1)《張遷碑》的歷代名家評說(shuō)。自《張遷碑》明初出土之后,歷代名家評說(shuō)不一,因為所處的年代不同、地位不同、學(xué)識不同、目的不同、見(jiàn)解不同,若有相左,是正,F象,對于這一點(diǎn),應充分理解,只要有道理,應相互兼容。例如:明.王世貞評其書(shū)云:"其書(shū)不能工,而典雅饒古意,終非永嘉以后所可及也。"[注15]清.萬(wàn)經(jīng)評其書(shū)云:"余玩其字頗佳,惜摹手不工,全無(wú)筆法,陰尤不堪。"[同注15]清.方朔評其書(shū)云:"雄厚樸茂。"[同注2]孫退谷(承澤)《庚子消夏記》評其書(shū)云:"書(shū)法方整爾雅,漢石中不多見(jiàn)者。"[同注15]清.方朔《枕經(jīng)堂金石書(shū)畫(huà)題跋》曰:"碑額十二字,意在篆隸之間而屈曲填滿(mǎn),有似印書(shū)中繆篆。"[注16]楊守敬《評碑記》云:"顧亭林(顧炎武)疑后人重刻,而此碑端整雅練,剝落之痕亦復天然,的是原碑,顧氏善考索而不精鑒賞,故有此說(shuō)。"又云:"篆書(shū)體多長(cháng),此額獨扁,亦一格也。碑陰尤明晰,而其用筆已開(kāi)魏晉風(fēng)氣,此源始于《西狹頌》,流為黃初三碑(《上尊號奏》、《受禪表》、《孔羨碑》)之折刀頭,再變?yōu)楸蔽赫鏁?shū),《始公平》等碑。"[注17]康有為《廣藝雙楫》曰:"《張遷表頌》亦可取其筆畫(huà),置于真書(shū)。"[注18]正是因為愛(ài)《張遷碑》,才學(xué)習它、研究它、評論它、關(guān)心它,發(fā)揚《張遷碑》的書(shū)法藝術(shù)風(fēng)格,《張遷碑》書(shū)法,雖有很多值得學(xué)習發(fā)揚的地方,但并不完美,亦未有達到隸書(shū)的頂峰,這就是《張遷碑》讓人至愛(ài)的原因。有俗語(yǔ)曰:"賞花半開(kāi)后",頂盛衰敗時(shí)。此理通也。


 

(2)《張遷碑》的書(shū)法風(fēng)格!稄堖w碑》首先具有隸書(shū)的共同性,那就是"蠶頭雁尾"。與其他隸書(shū)相比較,其風(fēng)格特點(diǎn)表現有三:其一,楷化明顯。在"漢隸十大名碑"[注19]中,唯《張遷碑》楷化突出,最明顯的變化是高與寬的比例,隸書(shū)一般都是扁平的,《張遷碑》的高與寬的變化,近似方形。特別是《張遷碑》的陰面碑文,其字的高與寬比例,幾乎同等,有許多字雖不規范,但其楷化表現更為突出。其二,用筆方整!稄堖w碑》其字的用筆,力在筆端,表現突出,筋骨雄健。特別是字的轉折處,使用方折,使字內涵,表現氣質(zhì)雄健,筋骨粗壯有力。其三,氣勢雄渾。從字的外觀(guān)來(lái)說(shuō)的。表現筆畫(huà)粗獷,雄強樸茂,端莊大方。似寓意楷書(shū)風(fēng)范。


 

(3)《張遷碑》的書(shū)學(xué)影響。東漢是中國歷史上,隸書(shū)最流行的全勝時(shí)期,是官方的通用文字!稄堖w碑》是隸書(shū)成熟時(shí)期的典型書(shū)法代表之一!稄堖w碑》的書(shū)學(xué)影響,在漢隸中也是最有影響的名碑之一。表現在三個(gè)方面:其一,《張遷碑》方整,學(xué)者眾多。在眾多的漢隸碑中;《張遷碑》以方整名世,筆畫(huà)厚重,有廣泛的群體基礎,凡學(xué)漢隸者,均愿學(xué)之!稄堖w碑》在隸書(shū)中的地位,如楷書(shū)中的"顏體",如行書(shū)中的"蘭亭",自出土后,一鳴驚人。文人學(xué)之,眾人所愛(ài),書(shū)學(xué)典范,學(xué)隸榜樣,語(yǔ)不為過(guò),影響大亦。其二,字體拙樸,容楷書(shū)以升華。大氣的《張遷碑》字體,筆畫(huà)粗壯,結構嚴密,大氣雄健,氣勢磅礴。一致受到書(shū)學(xué)家的重視,王世貞、顧炎武等名家,都給予了很高的評價(jià)。近代書(shū)法大家楊守敬(1839-1915)、錢(qián)南園(1740-1795)等人,均對《張遷碑》鐘愛(ài)。多次臨寫(xiě),都有臨本傳世,他們不僅臨得形神具佳,還把《張遷碑》的書(shū)法靈魂,容于自己書(shū)中,成就書(shū)法大家。特別是書(shū)法家何紹基(1799--1873),多次臨寫(xiě)《張遷碑》,書(shū)法風(fēng)貌,忠于原碑,并有臨本今存首都博物館,評價(jià)很高。"《息柯雜著(zhù)》稱(chēng)其書(shū)'專(zhuān)從顏清臣問(wèn)津,積數十年功力,探津篆隸,入神仙境。'"[注20]能"積數十年功力"以習之,可見(jiàn)《張遷碑》的魅力,對何紹基的影響之大。


 

(七)《張遷碑》的書(shū)法特點(diǎn)與技法略談


 

書(shū)法作為一門(mén)藝術(shù)由來(lái)已久,"書(shū)法熱"達到今天這個(gè)程度,可謂空前。就《張遷碑》而言,專(zhuān)門(mén)指導學(xué)習技法的書(shū)不少,拙見(jiàn)認為,多為無(wú)稽之談。說(shuō)的越多,越具體、越無(wú)用。有俗語(yǔ)云:"牛不喝水,按頭是無(wú)用的。"熱愛(ài)才是真正的老師。"昔人學(xué)草書(shū)入神,或觀(guān)蛇斗,或觀(guān)夏云,得個(gè)人處;或觀(guān)公主與擔夫爭道,或觀(guān)孫大娘舞西河利器,夫其取草書(shū)成格而規規效法者!精神專(zhuān)一,奮斗數十年,神將相之,鬼將告之,人將啟之,物將發(fā)之。不奮苦而求速效,只落得少日浮夸,老來(lái)窘隘而已。"[注21]此可見(jiàn)學(xué)書(shū)非易也。就漢字的屬性而論,它具有兩重性,作為語(yǔ)言工具來(lái)說(shuō),屬于技術(shù)牲,技者匠也,可教可學(xué)也。漢字作為書(shū)法的載體,屬于書(shū)法藝術(shù),書(shū)者,藝也,神也!藝不可教,藝之神采,心之出也。匠與技,書(shū)與藝,二者之間,沒(méi)有嚴格的鴻溝界限,又相互滲透,相互作用,一致實(shí)又不致,此乃是當今"書(shū)法家"多如牛毛的直接原因。學(xué)習書(shū)法的目的全在于應用,學(xué)而不用者,就毫無(wú)意義了。


 

(1)《張遷碑》的筆畫(huà)特點(diǎn)與書(shū)寫(xiě)技法(指用筆)!稄堖w碑》的筆畫(huà)特點(diǎn):用筆方整,拙樸淳厚。書(shū)法用筆:總的來(lái)說(shuō):沉穩渾厚,轉折勁挺,干凈利爽,富于變化。突出表現在撇和捺,左右伸展,使之筆畫(huà)靈動(dòng)。:"落筆穩健,似昆刀切玉,斬釘截鐵,與東漢其他碑帖相比,另具一番氣象。在隸書(shū)的形成過(guò)程中,筆法由圓變方,此碑是漢隸方筆系統的代表作。起筆方折寬厚,轉角方圓兼備。行筆闊筆直書(shū),筆勢直拓奔放,力量感表現極為強烈,使得線(xiàn)條極具有揉情性。其線(xiàn)條質(zhì)感老辣堅實(shí),蘊藏豐富,一點(diǎn)一畫(huà)都是情感表現的載體。此碑在線(xiàn)條的構成上強調積點(diǎn)成線(xiàn),使每個(gè)點(diǎn)步步為營(yíng),都注入了一定的力量。"[注22]《張遷碑》"蠶頭雁尾"明顯,撇捺波磔開(kāi)張,藏鋒入筆,行筆要穩;回鋒收鋒,干凈利落。主筆定位,保持字的重心;主次分明,支撐字的平衡。是其書(shū)寫(xiě)的基本要領(lǐng)。


 

(2)《張遷碑》的書(shū)法間架結構(指結字)!稄堖w碑》字的結構特點(diǎn):總體來(lái)說(shuō),結構勻稱(chēng),端莊大方,字體多取橫勢,字形險中求平,整體風(fēng)貌古樸。書(shū)寫(xiě)技法,"一波三折",橫向開(kāi)張,轉折方筆,方圓并存?v向收斂,意在沉穩。長(cháng)與方的比例,則是根據每一個(gè)不同的字來(lái)確定。此碑字的結構,方正古峻,拙中藏巧,結合欹正多變,一般來(lái)說(shuō),符合隸書(shū)的要求,意多平扁,豎短橫長(cháng),厚實(shí)奔放,字形端莊。在《張遷碑》中,有多個(gè)字,筆畫(huà)粗細,大小懸殊,不知何故?例如:"帝"、"幕"、"籌"、"策"等字,顯得散漫不規,給人一種自然感。


 

(3)《張遷碑》的章法布局(指布局)!稄堖w碑》的布局,橫向成列、豎向成行,從整體看,布局整齊,莊重粛穆,有廟堂之氣。字距略大,約1.5厘米,行距略小,約1厘米。字格略扁,寬窄適度,字有大小,呼應顧盼,開(kāi)合有序,疏Os相間。就《張遷碑》的整體而言,可說(shuō)完美。


 

學(xué)習《張遷碑》書(shū)法,與學(xué)習其他書(shū)法碑帖范本一樣,須知"書(shū)有筋骨血肉,筋生于腕,腕能懸,則筋骨相連而有勢,骨生于指,指能實(shí),則骨體堅定而不弱。血生于水,肉生于墨,水須新汲,墨須新磨,則燥濕停勻而肥瘦適可。然大要先知筆訣,斯眾美隨之矣。"[注23]學(xué)《張遷碑》也然也。只要有決心、有恒心、有耐心,不間斷的勤而學(xué)之,學(xué)而思之,廣而交之,注重實(shí)踐,功到自然成,定會(huì )有好的成績(jì)。


 

 


 

注釋


 

[1]《十大名碑》:明拓嶧山碑,明拓史晨碑,張遷碑,曹全碑,懷仁集王羲之書(shū)圣教序,瘞鶴銘,張黑女志,顏勤禮碑,天發(fā)神讖碑,神策軍碑。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966月第1版。


 

[2]唐敏等編:《山東省古地名》,第73頁(yè),山東文藝出版社196310月。


 

[3]薛海洋:《張遷碑》漫議。載劉文華等編《張遷碑》第1頁(yè),河南美術(shù)出版社 20076月。


 

[4]平陰地方志編委會(huì ),《平陰縣志》446頁(yè) 濟南出版社 199112月。


 

[5]歷代碑帖書(shū)法選編輯組:《張遷碑》說(shuō)明,文物出版社19824月。


 

[6]平陰地方志編委會(huì ),《平陰縣志》笫12頁(yè),濟南出版社 199112月。


 

[7]平陰縣地方志編委會(huì ):《平陰縣志》第446頁(yè),濟南出版社199112月!稄堖w碑》文后有注釋?zhuān)?/SPAN>


 

注:張遷碑,全稱(chēng)為《漢故谷城長(cháng)蕩陰令張君表頌》,張遷曾任谷城長(cháng)(谷城是今干陰縣境。當時(shí)萬(wàn)戶(hù)以上為令,不足萬(wàn)戶(hù)為長(cháng)。)和蕩陰令(今河南省湯陰縣)。他的故吏韋萌等人為表彰他的功績(jì),于東漢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制表刻石。此碑出土于明代舊縣鄉青龍山下,1965年遷至泰山岱廟內保存。碑文中()內系糾正之字,[]內為為補遺之字。


 

[8]周俊杰主編:《張遷碑》明拓本32頁(yè)河南美術(shù)出版社 20076月。


 

[8]唐石父主編:《中國古錢(qián)幣》,第113頁(yè),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49月。


 

"四出五銖"比一般東漢五株鑄造的要好,錢(qián)的分量也重一些,徑為25.3-25.5毫米,穿徑約8毫米,郭厚1.5毫米,重3.6--4。


 

[10]趙普:《隸書(shū)解析與臨寫(xiě)》笫19頁(yè),北京美術(shù)攝影出版社20071月。


 

[11]沈維進(jìn):《張遷碑》第1頁(yè),山東省泰山市新聞出版局 200212月。


 

[12]董雁:漢《張遷碑》臨寫(xiě)技法,笫3頁(yè),海南出版公司 19976月。


 

[13]張傳璽等:《中國古代史教學(xué)參考地圖集》笫83頁(yè),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19828月。谷城縣(東漢--北齊):今山東平陰西南東阿鎮。


 

[14]趙普:《隸書(shū)解析與臨寫(xiě)》,第19頁(yè),北京美術(shù)攝影出版社20071月。


 

[15]梁披云主編:《中國書(shū)法大辭典》,第1087頁(yè),香港書(shū)譜出版社/廣東人民出版社19871月。


 

[16]曹明主編:《中國書(shū)法技法寶典》(隸書(shū)卷)166頁(yè),北岳文藝出版社20038月。


 

[17]董雁主編:漢《張遷碑》臨寫(xiě)技法,第3頁(yè),南海出版公司19976月。


 

[18]康有為:《廣藝舟雙楫》。載《歷代書(shū)法論文選》笫797頁(yè),上海書(shū)畫(huà)出版社197910月。


 

[19]《漢隸十大名碑》為:《石門(mén)頌》、《乙瑛碑》、《禮器碑》、《華山碑》、《鮮于磺碑》、《衡方碑》、《史晨碑》、《西狹頌》、《曹全碑》、《張遷碑》。載曹萌主偏:《中國書(shū)法技法寶典》(隸書(shū)卷)183頁(yè),北岳文藝出版社20011月。


 

[20]《何紹基臨張遷碑》卷首,古吳軒出版社,20046月。


 

[21]鄭?輳骸噸0邇偶貳W痙ケ啵骸噸泄槁奐返?/span>110頁(yè),江蘇美術(shù)出版社200012月。[22]曹萌主編:《中國書(shū)法技法寶典》(隸書(shū)卷)167頁(yè),北岳文藝出版社20011月。


 

[23]豐坊:《筆訣》。轉引宗白華:《美學(xué)散步》第162頁(yè),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16月。


 

責任編輯:陶云江

本文相關(guān)新聞

網(wǎng)友評論[點(diǎn)擊評論]

熱點(diǎn)圖片

>進(jìn)入微博<